救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救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梧玉第一集荡凤淫龙第六章吉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24:46 阅读: 来源:救险车厂家

第一集-荡凤淫龙(第六章-吉少)

「她就这么由着你们走了?」

李玉影回答道:「算她们识相,不然连出来嘚瑟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见姐姐看着自己,李梧影也点头肯定道:「确实没有任何阻拦,有什么问题

么姐姐?」

李隆影神色复杂地吸了口凉气说道:「好在年龄岔开了。」

李玉影懒洋洋地说道:「好了,不要杞人忧天了,你看主人都打呼噜了,大

姐,二姐,我们也睡吧。」

李隆影不安地拉住要躺下的两个妹妹,忧心忡忡地说道:「记住大姐的话,

不要与这个女人正面冲突!」

虽然充满了自信,但是两个妹妹还是认真地对着李隆影点了点头。

刚要松开两个妹妹的手又突然握紧,严肃地说道:「还有,要像她学习,永

远不要做无意义的争斗,保存实力才能抓住机会,危难关头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抛弃已经失败的战友才是正确的选择,记住了么?」

两个妹妹摇着头都不愿记住,但看到姐姐始终沉寂坚定的表情,最终还是咬

牙点了头。

……

「你就这么由着她们走了?」

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不着衣物的男人回答道:「你都看到了。」

男人摇着头指责道:「他是自不量力,我想你是不想阻拦她们吧!」

女人坦诚的回答道:「那会是场无意义的争斗。」

男人用手指着女人,气得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你…你…」

女人依旧用冰冷的目光盯着男人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通常指着我的手指

都会被折断,除非手指的主人是自己人。」

男人吓得赶紧把手放下,但嘴上却不依不饶道:「你…你算什么,我可是你

们上头想要拉拢的对象,拿出该有的态度出来。」

女人把冰冷的眼神转向仍旧屁股朝天的「逼养地」说道:「我算什么你问她。」

男人看到一个倒着的脑袋向自己拼命地点着头,加上他对上层组织的了解,

结合今天遇见的一系列事情,他立刻猜出了女人的身份,求证道:「你是郭…」

没等男人话说完,女人就微笑道:「既然你猜到了我是谁,那应该也能猜到

那两个人是谁。」

男人疑惑地问道:「谁?她们是谁的?」

女人轻哼了一声,卖了个关子说道:「是你的老熟人。」

男人脑中飞快地把自己认识的大人物过了一遍,摇着头纳闷道:「会是谁呢!」

女人死死盯住了男人说道:「给你提个醒,你的家可是被人抄过?」

男人脑中马上出现了一张令自己恐惧的面容,嘴里吐出了三个字:「李!隆!

鑫!」

女人阴笑道:「还真是冤家路窄,不过也真有你的,他心里有的女人,你是

干的干过了,看的看过了。」

男人听到这话差点就跪了,但他清楚在生死关头自己绝对不能掉链子。沉下

心来的男人反问道:「你这是在警告我么?」

女人逼近男人回答道:「我只会警告我的敌人。」

男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我可不是你的敌人!」

女人再近一步说道:「这里除了自己人就只剩下敌人。」

男人退无可退,摔在了按摩椅上说道:「我还有选择么,你放走了她们,还

告诉我她们是谁。」

女人突然弯下腰问道:「我们好看么?」

男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女人露出的胸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女人又把一只手杵在男人的大腿根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外衣的胸扣上说道:

「聪明的男人,你应该清楚正确的选择会让你得到什么,也应该明白错误的选择

会让你失去什么。」

男人哪还有心情欣赏女人的妩媚,深吸了一口说道:「好吧,我同意合作。」

达到目的的女人站直了身体蔑视地看着那边的「逼养地」说道:「这条狗你

留着玩吧,当然,我们有什么需要,她也会随时告诉你。」

男人厌恶地看着那边愚蠢的「逼养地」可能要说什么:「她…」

女人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只是用自己同样冰冷的手指顺着男人的阴茎滑了一

下,充满诱惑地说道:「不满意么?我也可以的,但是要等到事成之后…」

让男人感到心惊的女人终于随着她的声音慢慢消失了。

……

办公桌前站着一个黝黑健硕的中年男人看着手中的文件夹沉重地说道:「真

的无法挽回了么?」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一脸平静地述说着:「自古风云多变幻,不以成败论英雄。

国家的发展给我带来了今天的地位,我也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了我的祖国。是

非功绩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还好我还没忘记自己的初衷。小伍,替我找到她,再

不要回来。」

「不!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

「这个浪潮不是你我能够抵抗的。」

「那又怎样!我的命是你救的,这下正好还给你!」

「半生富贵已经够本了,不必在再妄添无辜了。」

「不!趁着时间还来得及,我可以带你逃出去!」

「逃?就算逃得出家国,逃得出自己的心牢么?我是一个罪人,用国家赋予

我的权利做起贪赃枉法的勾当。我现在要做最后一件错事去补偿,然后用自己的

后半生去赎罪。」

「不!」

两个男人,一个始终平静地坐着,另一个已经激动地跪在地下。

平静的男人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握紧的拳头砸向办工桌,用比跪在

地下的男人更加激动的声音命令道:「走!她是我这一生唯一亏欠的人,这是替

我也是替你自己还债!」

跪在地下的男人紧绷着全身的肌肉站了起来,激动的泪水在眼眶中打着滚。

这一刻没有话语,只有深情地一躬,然后转过身去。

重新恢复平静的男人送上了半句离别的寄语:「替我照顾好她,也要照顾好

自己…」

再没有等到其它的嘱托,终于回归他军人的本性,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目送寄托之人离开,男人痴痴地坐在了椅子上,说出了另半句离别的寄语:

「再见了,我的朋友,其实我好想知道她的模样。」

终于可以合上眼,安详的睡去了。在梦里他的人生从来了一遍,再没有金钱

与女人的利诱,只有那一腔热忱给祖国和自己带来的——高楼喜迎远方客,矮房

满座好邻居。

就算是贪官,只要他还没有离开祖国的大地,即便入了黄泉,最起码他还是

可以说自己曾经亲身建设过祖国,自己现在依然热爱着祖国。

……

时间的车轮转到了2013,人类的繁衍进化,国家的政权交接,注定了普

通数字背后的不平凡。

一茬不规整的胡须散在男人俊朗的脸上,他用力地眨了眨眼向着快步走过来

的男人说道:「罗尔,看样子你比我这个做父亲的还要着急。」

杂乱无章的发型说明这个男人一定是刚从直升飞机上下来,虽然内心急迫但

还找着其它借口说道:「艾伦,瞧你说的,她们姐妹俩可是吩咐过我要看好你们

这个家。」

艾伦·杜邦不耐烦地说道:「哼,我的家庭就不忙外人照看了。」

罗尔·罗斯柴尔德尴尬地说出了他早就安排在这里的手下向自己汇报的信息:

「嘿,跟姐夫就别客气了。小家伙她还好吧,怎么会发这么高的烧,不会和那个

有关吧?」

艾伦·杜邦又怎么会没察觉到其中的蹊跷呢,无缘无故的发烧到50摄氏度,

身体机能完好,细胞也没有出现死亡。医疗团队虽然已经明确地告诉自己不会有

生命危险,但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是感到深深地自责,他甚至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

确实太草率了。

罗尔·罗斯柴尔德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话有些不适时宜,只得赶紧安慰道:

「放心好了,这里是医院,不会有事的。」

艾伦·杜邦也没心思计较太多,只是慢慢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一则新闻打破了彼此地沉默。

艾伦·杜邦首先开口问道:「罗尔,你怎么看?」

罗尔·罗斯柴尔德的回答显得格外轻松:「意料当中,不过这一届遇到得助

力可不小。」

艾伦·杜邦接着问道「你更看好哪一边?」

罗尔·罗斯柴尔德略显遗憾却又幸灾乐祸地说道:「前面那两个已经帮他把

难啃的骨头给压下去了,剩下的只是几个不愿意放弃手中权利的朽木而已,不过

我倒真希望他们能够燃烧一把。」

艾伦·杜邦也点头肯定道:「如果那样倒真是件好事,那边有几十年都没着

过火了。」

罗尔·罗斯柴尔德接着好像一切尽在掌握般地说道:「大火就给它浇点油,

小火就给它洒点水!」

艾伦·杜邦笑着说道:「哦?看来你在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

罗尔·罗斯柴尔德很客气地说道:「都是老朋友了,你见过的。」

艾伦·杜邦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自嘲道:「原来是他!」

罗尔·罗斯柴尔德深谋远虑地说道:「给他准备了两份礼物,就看到时候该

送哪一份了。」

「咔嚓!」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一个医生模样的男人手里拿着报告对他的老板兴奋地说道:「不可思议,简

直是一次人类完美的进化!」

罗尔·罗斯柴尔德既兴奋又羡慕地说道:「我就说吧,不会有事的。」

终于艾伦·杜邦一颗悬着的心落地,变得轻松地说道:「看来中国给这孩子

带来了好运。」

……

当你站在一个可以看到对方的位置的时候,无论你隐藏的多么隐蔽,对方都

可以察觉到你的存在。

李梧影走出总部的大楼问道:「姐姐这次主人不和我们一起去么?」

李隆影回答道:「太危险了,况且他的身份也无法被隐瞒过去。」

李玉影在一旁不无担心地说道:「可是这个时候离开,我怕…」

李隆影带着戏虐地口气安慰道:「别把主人当成了时时刻刻需要保护的孩子,

忘了他的大鸡吧是怎么收拾你的了?」

李玉影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姐,讨厌呀!你怎么这么下流,人家和你说正

经事呢。」

李隆影继续安慰道:「放心吧,他是一个知道轻重缓急的人,当初既然都没

有做,如今过了这么多年,我想他应该放下了,况且那个人不是已经投诚了么。」

李玉影遗憾地说道:「真是便宜他了!」

李隆影又带着戏虐地口气质问道:「你会放不下?当初受罪的可是你二姐

…」

一旁的李梧影马上娇羞地打断了质问:「大姐,你还说!」

李隆影抓着两个妹妹的手保证道:「好了,好了,等我们这次任务回来,估

计这边也会有结果了,大姐答应你们,一定不让那只癞蛤蟆在里面有好日子过。」

李梧影和李玉影同时点着头答应道:「嗯。」

李隆影先是放开两个妹妹的手,然后搂着两个妹妹的肩膀嘱咐道:「行了,

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我就不和你们争了,让主人好好满足你们一次,毕竟你们

要先去替我安排好一切,到了那边以后处处小心。」

……

「碰!」

看着地上的陶瓷碎片,一个戴眼镜的老者安慰道:「老哥,小辈们在这呢,

你发得是哪门子的火。」

有着高额头的老者深吸了一口气,义愤填膺地说道:「都大半年了,才转过

来这么点,让下边的人怎么为咱们卖命!老弟,你让那丫头看紧了,别误了咱们

的大事。」

戴眼镜的老者解释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每到换届地时候,那些个牛鬼

蛇神哪个不瞪大着眼睛盯着,想不留痕迹地洗白了费劲着哩。」

高额头的老者依旧不满地说道:「我就不信他混了这么多年,之前就没想过

会有今天,还是说他压根就是在敷衍咱们?」

戴眼镜的老者摇着头说道:「只有我们才会愿意保留他手中的权利,其他人

无论是谁都会把他替换掉的。他也是个官场老手了,这里面的事情他应该看得很

清楚。」

高额头的老者缓和了一下情绪说道:「希望如你所说,他能识相点,不然等

这事过去,我第一个就找他算账。」

戴眼镜的老者话锋一转说道:「行了,不说这些个无关紧要的商人了,公安

司法那边的人安排的怎么样了?」

高额头的老者又变得不满地说道:「别提了,算是盖棺定论了,真不知道他

这十年是怎么干的,亲自跑去担保都救不出来个人!」

戴眼镜的老者感叹道:「他们那些搞政治的人都是靠不住的,带兵打仗的本

领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学得快着哩。就是可惜了那个人,本还指望他跳出

来打头阵呢!」

高额头的老者又变得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别再提这些了,最近没一件事

让人顺心!今天请你来是商量军改战的事。」

戴眼镜的老者疑惑道:「怎么,现在就有消息了?」

高额头的老者点头肯定道:「到底他父亲是扛过枪上过战场的,这小子血液

里倒是继承了那股子狠劲。」

戴眼镜的老者接着询问道:「那老哥你想怎么办?」

高额头的老者答道:「面对新时代的挑战,顺应新时代的潮流。他提的这个

主旨方针还是不错的,我们应该大力支持。」

戴眼镜的老者不解地问道:「这不更助长了那小子的气焰?」

高额头的老者摇着头笑道:「诶,听我把话说完,表面上我们拥护变革,暗

地里要做些交易才行。」

戴眼镜的老者继续问道:「如何交易?」

高额头的老者解答道:「既然是变革嘛,那这原有的体制也可以改一改嘛,

比如说我们两个的职位是不是也可以保留了?」

戴眼镜的老者点头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那小子要同意了就省下了接下

来的麻烦事。」

高额头的老者跟着点头放出狠话道:「他要是不同意就别怪我们出手了!」

戴眼镜的老者眼中也露出了凶光附和道:「行了,老哥一切就按你说的意思

办吧。不打扰你一家子团聚了,我这就回去准备准备,也好让我那几个干闺女提

早跟下边办事的人通通气。」

高额头的老者站起来送客道:「儿啊,你们俩个去送送你叔父。」

在大门口送别了戴眼镜的老者…

女人快步走到男人身前说道:「主人。」

男人停住了脚步看着面前毫无表情的女人问道:「嗯?」

女人简单地提醒道:「老主人他今天有点反常。」

男人装作不在乎地说道:「你说这个啊,没什么,钱收得慢自然有些不高兴,

过段时间钱收上来就好了。」

女人却忧心忡忡地说道:「事情越明了对我们就越不利,等到组织的安排落

地,我怕…」

男人打断了女人的陈诉,坚定地说道:「小雪,别多想了,父亲会处理好的,

况且我们也不是独自在战斗。」

女人依旧陈诉道:「最近的一系列事情都太反常了,而且大家的态度也都渐

渐明了,老主人他们想要得到的结果恐怕…」

男人再次打断了女人的陈诉,略带责怪地说道:「小雪!」

女人不为所动地说道:「主人!」

男人看着女人不死不休的双眼,妥协道:「好吧,你接着说。」

女人劝说道:「不如趁现在大家还没撕破脸皮,你劝劝老主人吧。」

男人看着女人身后古色斑驳的老宅叹息道:「小雪!别说了,你想说的我都

懂,我也曾经尝试过,但父亲他对权力的执念太深,已经无法回头了。」

女人肯定地说道:「但是主人您可以!」

男人看着女人的眼睛正在慢慢地瞪大,反问道:「我?又能怎样呢!」

女人用变得激动的声音说道:「选择接触对方或者一走了之。」

男人扭过头去看着院内那棵随着自己一同长大的松树,满怀深情地感叹道:

「呵呵…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我还可以选择么?」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摇着头并用乞求的眼神看着男人的侧脸。

男人甚至不敢用余光去看,他背过身去慷慨以赴地说道:「父亲对我恩重如

山,我是不会让他独自面对的!」

两滴泪水从女人闭上的双眼中挤出。

男人接着温柔地说道:「小雪,你走吧,我不能拖累你。」

女人从后面搂住男人的胸膛,脸颊蹭着男人的后背,平静地说道:「我又何

尝有得选择,有主人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男人掰开女人抓着自己的手,祝福道:「我们败了你也就自由了。」

女人重新死死抓着男人的胸膛,狠狠地说道:「不!我会解决掉试图打败你

的人!」

男人的后背感受着女人的热泪,摇着头失望地说道:「你的执念和我父亲一

样深。」

女人露出了一丝苦笑反问道:「主人您又何尝不是呢?」

……

两个已经让时间在自己的面容上刻出记号的男人走进小屋内恭敬地说道:

「老师,我们来了。」

一位越发苍老的老者轻微地动了动手说道:「随便坐吧。」

看到两个人坐下之后,老者笑着说道:「莫达烈听说你马上就要做爷爷了。」

莫达烈点头回敬道:「谢谢您的挂念,是个女孩,还要几个月才出生,倒是

肯达尔又多了个外孙女。」

老者很自然地说道:「哦,还要几个月,看来我必须要提前恭喜你了。」

一边的肯达尔真切地说道「老师,医生说您…」

老者把手抬了起来平静地说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好了,不说了,

我这次叫你们来是想听听你们对东方的看法。」

肯达尔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据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这次看来会有一

次大的清洗。」

老者疑惑道:「上面那两代人呢?」

莫达烈跟着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没有明确的表态,但从过往的经验来判断,

也许就是对后人的一次历练。」

老者总结了一下:「老带新,不会乱。」

肯达尔接着点头说道:「嗯,我们也是这样认为,所以第一时间就表达了善

意。」

老者略有所思地说道:「嗯,很好,不过…」

肯达尔奇怪地问道:「老师您有不同的看法?」

老者摇头说道:「不,可能是人老了,对什么事都会担心。」

一旁地莫达烈这时候却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听您这么一说,也印证了我

心里的想法。」

老者赞许道:「莫达烈,看来这些年下来,你比我这徒弟看得要远了。」

另一旁地肯达尔谦虚地请教道:「老师,您请讲。」

老者眼睛看着肯达尔愧疚地说道:「叫他讲吧,这些年你为祖国和民族奉献

得太多了,真是委屈你了。」

莫达烈感叹道:「敢于对自己刮骨疗伤,绝对不会是一时之气。」

老者点头继续聆听道:「嗯,你接着说。」

莫达烈充满忧虑地说道:「如果说以前他们还满足于参与者的角色,那么恐

怕现在他们要向制定者的角色转变了。」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肯达尔,你觉得呢?」

肯达尔先点头再摇头地说道:「确实有这种迹象,但内外在因素制约着他们,

想要做到角色的转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老者摇着头失望地说道:「肯达尔,你还不明白么,现实永远束缚不了人类

的想象力,反而会激发出人类对理想的渴望。」

莫达烈肯定地说道:「是的,这就是我对他们这一届的担忧。」

老者眼睛一挑问道:「你担忧他们会破坏你小心维护着的平衡?」

莫达烈点头承认道:「是的,也只有他们能够做到。」

老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莫达烈,你只说对了一半。其实你所谓的平衡早

就被人类无止境的欲望给打破了,之所以没被你察觉到,只是这裂痕还不够大。」

莫达烈深邃的眼睛里充满了思考,但还是坚定地说道:「就算是那样,我也

要尽力修补它。」

老者开解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我们看

到的天秤中间,事实上却是它的一边。」

莫达烈自信地说道:「我们犹太人可是上帝的选民,上帝会指引我们正确的

方向。」

老者眼中同样充满了思考,摇着头说道:「我也希望是我错了…」

肯达尔倒不认为是师傅错了,好奇地问道:「老师您想说什么?」

老者没有给出徒弟答案,只是又抬起了手对着莫达烈说道:「至于说你的担

心,我想你可以放心。他们还没有找到钥匙去打开身上的束缚,这钥匙不在人们

的手中,而是在人们的心里。」

没等两个后辈想清楚里面的含义,老者便吐了一口气说道:「好了,我真的

是老了,你们都回去吧,我累了,该歇了。」

肯达尔有些不放心说道:「老师…」

老者坚强地摆了摆手说道:「回吧。」

看着后辈走出了房间,老者艰难的跪在地上看着窗外念道:「我的主啊,为

什么到现在您才告诉我这世间的真谛,我又能拿什么去拯救您。」

……

浴缸里的姐姐爱抚着妹妹的乳房忧心地问道:「小妹,你真的要这样么?」

妹妹抓住姐姐的手坚定地答道:「嗯,只要主人喜欢。」

姐姐又问道:「你怎么知道主人就一定会喜欢呢?」

妹妹反问道:「姐姐你难道忘了主人的新婚之夜?」

姐姐抽出手摁在妹妹的肩膀上,吃惊地问道:「那天?噢!原来你是想代替

她?」

妹妹看着手中捧起的香皂沫说道:「不,并不是代替谁,而是完完整整的让

主人去拥有。」

姐姐站起身低头看着妹妹说道:「那太疯狂了,主人不会忍心的。」

妹妹把香皂沫涂在姐姐光滑的耻丘上说道:「不是还有姐姐你呢么?」

姐姐一边走向淋浴一边说道:「我?主人不会听我的,除非是大姐,但是她

今天又没在。」

妹妹也跟了过去说道:「就是因为大姐没在,所以必须就在今天。」

姐姐摇着头说道:「是呀,大姐可舍不得你。」

妹妹挑弄着姐姐的淫豆说道:「也舍不得你。」

姐姐再次抓住妹妹的手问道:「你不是又想把我当做诱饵吧?」

妹妹摇着头答道:「这次反过来,我来做诱饵。」

姐姐猜不透妹妹在想什么,疑惑地看着妹妹一时哑在那里。

妹妹把自己对主人的了解和自己的想法叽叽咕咕地说了出来……

已经被反手绑在坐便上的妹妹正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姐姐说道:「姐姐,不要

犹豫了,动手吧!」

姐姐做着最后的劝说:「这可不是儿戏,一旦开始就无法回头了!」

妹妹反过来说道:「除非是姐姐你不想,但是你就算骗得了自己也骗不过我,

那次行动之后,你可再没穿过内衣内裤了。」

姐姐叹了口气,感同身受地说道:「好吧,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姐姐都陪着

你。」

跟着就是「啊!」的一声。

外面传来男人的声音:「你们没事吧?」

又是「啊!」的一声。

男人推开门,看到浴室内的一幕,震惊地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坐便上的妹妹挣扎着叫道:「主人!」

男人赶忙上前一边解着李玉影身上的绳子一边斥责道:「梧影,你怎么忍心

这么做?」

李梧影狠狠地说道:「谁叫她上次害得我出丑。」

男人看着李玉影胸前的血迹,心疼地说道:「那你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啊,

更何况那也算得上是任务需要。」

李梧影指着自己光秃秃的下体说道:「那她平处处捉弄我怎么算?我下面被

她弄得连毛都长不出来了!」

被解开束缚的李玉影钻进男人的怀里,充满哀怨地说道:「主人,不要怪姐

姐,是我平时太不懂事了。」

男人揉着李玉影的伤口询问道:「你还替她说话,不疼吧?」

李玉影刚被扎穿的乳头被男人这么一碰,直把她疼得大叫道:「哎呀!」

男人搂着李玉影抬头说道:「还不快点给玉影道歉。」

李梧影噘着嘴态度坚决地说道:「我不!」

男人摇着头责怪道:「梧影,你大姐不在,你怎么也不听话了?」

李梧影见男人怀中搂着妹妹,嘴里又念叨着姐姐,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哼,

妹妹不听话的时候你都是宠着,你更是对姐姐的话一向言听计从,只有我既要忍

受着妹妹的任性,又要服从着姐姐的吩咐,夹在你们三个人中间,我根本就没有

一点存在感,还不如那个婊子周滨影!」

男人瞪着李梧影制止道:「不许你这么说!」

李梧影反瞪回去大声讥讽道:「呵呵,不是么?难道你能忘记那婊子的一身

破烂像,你在那婊子身上烙下印记的时候可是兴奋得很!哦,对了,你当然不许

我这么说那婊子,就是姐姐说一声都被你弄得差点死了。」

男人对李梧影反常的举动十分不解,摇着头问道:「梧影,你知不知道你在

说什么?」

李梧影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就是一个变态,虽然你表面上对

我们三个呵护有加,其实你骨子里恨不得我们三个都去当婊子。」

男人被李梧影突然的臆测惊得一时无言:「你…」

李梧影不假忌讳地说道:「怎么,让我说到心里去了吧,宁愿去捡别人玩剩

下的烂货,也不珍惜自己拥有的美好…」

感觉自己被深深伤害的男人不想再听下去了,低落地求饶道:「梧影,我求

你,别再说了。」

李梧影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激动地大声说道:「我偏不!你不敢面对,

逼得她们一步步坠落深渊,你不去争取,害得她们一次次万劫不复。」

男人低头回忆着不堪的过去,内心渴望呐喊却又无处释放:「我…」

李梧影看到男人复杂的神色,她试图一口气摧毁男人的心理防线,用变得疯

狂的声音讽刺道:「你有了我们还是忘不了她们是么?你是忘不了她们的人,还

是忘不了她们的淫样!不管是你的初恋情人,还是你的初次姐姐,都变成了公车

母狗,你一想到她们就会让你心痛对么?但你还是想见到她们,因为一见到她们

就会让你情不自禁!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你骨子里和其他男人

一个样,恨不得把所有的女人占为己有,让后再打上自己的印记。不就是想变着

花样的玩弄我们么,无非是在女人的那几个地方打上孔,再戴上你们喜好的玩意。

现在你可以满意了,我帮你把妹妹变成了你想要的样子了,女人一旦踏上这

条路就再也不能回头了。慢慢地她就会习惯,习惯去做一条狗,做一条摇尾乞怜

的母狗。她会跪下来爬向你,然后乞求你给她的身体打上一些,再戴上一些。怎

么样,主人您是不是该谢谢我?」

男人颤抖的身体由冰冷变得滚烫,怀里的李玉影感觉自己都要被挤碎了。

李梧影已经把一块冰煮得滚烫,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让它沸腾。她用手抬起男

人的头,居高临下地瞪着男人充血的双眼,歇斯底里地叫喊着:「怎么不回答我?

回答我啊!还是说你觉得不够?来啊!把我也变成那样!你不做的话也许有

人会做,别到那时候你才后悔,就像你的情人和姐姐一样!你总是在保护我们这

些一定会被毁灭的婊子,你就是个自以为了解女人的蠢货,我们需要的是赤裸裸

的践踏!来呀!让我看看你的能耐,把我们彻底变成你的奴隶,即使被人抢了去,

也只是个被你玩坏了的玩具!」

「啊!」的一声怒吼……

云想衣裳花想容,月光洒在滚烫湿润的肌肤上,三具喘息着的身体。

李梧影看着沉思的男人,真切地说道:「主人,对不起。」

男人抚摸着李梧影身上的鞭痕,愧疚地说道:「是我对不起你们。」

李玉影躺在另一边解释道:「不是的,是我让姐姐那么说的。」

男人摇着头自责道:「但事情终归因我而起。」

李玉影深情地看着男人说道:「我们愿意。」

李梧影也跟着表白道:「是啊,主人,我们愿意。」

男人真情流露道:「好傻。」

李玉影摇着头,微笑道:「不,好幸福。」

李梧影望着夜空的星,憧憬道:「最好的年纪遇见,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你。」

男人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李梧影阴蒂上的钉问道:「疼么?」

李梧影转过头来,带着笑眼回道:「不疼。」

男人把李梧影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柔情地说道:「可是我心疼。」

李玉影从后面搂住男人说道:「我们在你心里。」

男人同样把李玉影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真诚地说道:「早就在这里了。」

李梧影幸福地说道:「可它之前不疼。」

男人终于带着微笑说道:「现在疼了。」

李玉影同样幸福地说道:「嗯,现在疼了。」

春风拂柳露华浓,阳光照在温润光滑的肌肤上,两具呼吸着的身体。

李玉影望着沉默的女人,真切地说道:「姐姐,对不起。」

女人凝视着李玉影身上的刺字,愧疚地说道:「是我对不起你们。」

李梧影坐在另一边解释道「不是的,是我让主人这么做的。」

女人摇着头自责道:「但事情终归因我而起。」

李梧影深情地看着女人说道:「我们愿意。」

李玉影也跟着表白道:「是啊,姐姐,我们愿意。」

女人真情流露道:「好傻。」

李梧影摇着头,微笑道:「不,好幸福。」

李玉影望着白昼的云,憧憬道:「最好的年纪遇见,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你。」

女人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李玉影乳尖上的针问道:「疼么?」

李玉影转过头来,带着笑眼回道:「不疼。」

女人把李玉影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柔情地说道:「可是我心疼。」

李梧影从后面搂住女人说道:「我们在你心里。」

女人同样把李梧影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真诚地说道:「早就在这里了。」

李玉影幸福地说道:「可它之前不疼。」

女人终于带着微笑说道:「现在疼了。」

李梧影同样幸福地说道「嗯,现在疼了。」

……

当地时间2013年10月7日,犹太教大拉比奥瓦迪亚·优素福逝世,享

年93岁,当天耶路撒冷城内就有超过70万人为他们最高精神领袖送葬,更有

无数的犹太教信徒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缅怀着他们心目中的教父。

「您果真没有等到我孙女的诞生,虽然不还没理解您最后的那番话,但我会

用我的方式像您一样守护着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信仰

…」

魔霸无限金币版

街篮下载

盛世三国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