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救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爆料人周筱赟李亚鹏问题很多想把他送进监狱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5:06:24 阅读: 来源:救险车厂家

爆料人周筱赟:李亚鹏问题很多 想把他送进监狱

李亚鹏(资料图)

“最开始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李亚鹏说他比天后王菲有钱多了,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李亚鹏身上的问题越来越多,现在我在想,如果证据确凿,我希望能把李亚鹏送进监狱。”1月12日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周筱赟一点都不避讳自己正在和李亚鹏进行一场“战争”。

称为“搅动公益圈的爆料者”周筱赟,曾先后曝光“中石化天价酒”事件、中华儿慈会财务报表中48亿巨额异常现金流动、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和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涉嫌传销和诈骗以及铁道部12306招标黑幕等。这位广州媒体人出现时总是一副墨镜外加大口罩。

“基金会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之战

据一位熟悉周筱赟的知情人士介绍,因为常年上夜班,周筱赟基本“每天上午都是在睡觉”,还是个“话痨,甚至能把人说晕乎”,“废话超级多,不太靠谱”。

不过,在时代周报的采访中,周筱赟将自己定义为“公民爆料者”。“我就像佐罗、蝙蝠侠、蜘蛛侠,平常是一个普通人,但一旦邪恶出现,变成正义的化身。”

与外形低调不同,文字中的周筱赟颇有点“天下第一”的味道。他在博文中写:“凡被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巨亏,要么‘双规’,要么撤销(铁道部),一旦出手,从不失手。曾仅用十天扳倒厅级高官,曾遭悬赏一千万。”“我从不搞质疑式求证,不相信所谓‘谣言倒逼真相’,谣言就是谣言,倒逼不出真相。我的所有爆料,都有确凿证据。这次爆料李亚鹏的核心就是基金会法定代表人不能兼任其他组织法定代表人。”接受《华商报》采访时,周筱赟坦言正是这样的态度让他有“底气”叫板。

2013年12月18日,周筱赟(网名为“落魄书生周筱赟”)发布微博称,演员李亚鹏及其任法定代表人的“书院中国”涉嫌多项违规,包括该基金会名称涉嫌违规,李亚鹏涉嫌违规担任基金会法定代表人。微博还指出,去年该基金会财务报表各项支出总和与总支出不符,差额在5万元左右。

据民政部《基金会名称管理规定》第4条,非公募基金会不得在名称中使用“中国、中华、全国、国家”等字样。同时,该《规定》第13条写道: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

有记者向北京市民政局求证:“书院中国”确实是2012年在北京市民政局进行的登记,且认为“书院中国”的名称是根据《规定》制定的。但李亚鹏在登记注册时应承诺过,未在其他组织担任法定代表人。但2001年6月开始,李亚鹏便是北京市美丽春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名称只是一个小问题。我更关心的是后者,因为基金会法定代表人不能兼任其他组织法定代表人,这是防止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的制度设计。”周筱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其看来,第一回合的较量,自己绝对是胜利者。相比较而言,李亚鹏一方则显得有点“落魄”。据《东方早报》报道,北京市美丽春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改由张萍担任执行董事以及经理一职,李亚炜担任监事。李亚鹏不再担任公司法人,担任法人的是张萍。

更为诡异的是,在12月20日“书院中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李亚鹏并未公布法定代表人变更这一信息。当天,李亚鹏仅称:“由我回答不恰当,我们跟民政局联系过,他们前两天已形成结论。我相信公布最长不会超过15天。”

承认数据计算“有欠考虑”

2014年1月6日的指控,对于李亚鹏来说则绝对是“摊上大事了”。

这一天,周筱赟再度将矛头指向李亚鹏,他在微博指控李亚鹏涉嫌贪污嫣然基金会7000万元善款,指国内其他救治唇腭裂的公益组织的人均手术成本是5000块,而李亚鹏的嫣然热衷和专业隆胸的民营整形医院合作,人均唇腭裂手术成本高达9.9万。

“我估计李亚鹏会辩解说宣传筹资费用和项目管理成本不应该计入人均手术成本,但是,经过我再次计算,即使2012年的总支出减去宣传筹资费用和项目管理成本,人均手术成本仍然高达83905.54元,即超过8.3万!即使我再退一步,总支出减去宣传筹资费用和项目管理成本后,再减去资助物资(其实资助物资当然应该计入手术成本),只用资助资金/手术人数,也高达72183.63元,即7.2万!别家人均只要5000元,李亚鹏竟然要7.2万、8.3万,甚至9.9万!”周筱赟继续写道。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周筱赟的这一算法,也有部分人士提出了批评,认为其在数据处理上明显出错。1月12日,当时代周报记者向周筱赟提出这一问题时,他也承认“当时的确有欠考虑,不应该是人均手术成本,而应该是人均支出。”

周筱赟坦言,他就是希望嫣然天使基金能够公布具体的数据,至少是资产负债表、业务活动表、现金流量表、财务报表附注公开。“公益应该有底线,它和公权力一样,都需要社会监督。我对公益的监督要求很简单:财务公开透明、项目第三方评估、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符合公认的国际规范(如利益相关人回避制度)。”周筱赟说。

“更何况没有一个详细的账目,这其中很可能涉嫌利益输送。”周筱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内心来说,他并不希望李亚鹏涉嫌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请相关部门毫不客气。因为,只有这样中国的公益事业才有明天。”

针对周筱赟的“指控”,李亚鹏同样选择了微博回应,并表示邀请周筱赟及其他媒体到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和嫣然天使基金进行实地考察。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微博上的回应也给李亚鹏送来了最重要的“补给”。1月6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表示,7年来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对其进行监管和审计,未发现违法违规问题。

漫长的战争?

正是红十字的1月6日的回应,再一次给了周筱赟发起下一波攻击的“战术突破口”。

根据红十字会的统计,截至2013年12月,嫣然天使基金累计募集款物1.42亿元。其中,募款1.35亿元,物资700万元,目前已支出款物1.31亿元。其中,用于患儿救助款4153万元;定向用于北京市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建设资金5322万元;其他2925万元资金用于嫣然天使之旅、雅安地震灾区患儿救助、救助患儿夏令营等公益活动以及慈善晚宴、答谢音乐会、行政管理成本等,700万元捐赠物资已经发放。用于医院建设的资金全部来自2009年和2012年嫣然天使基金的定向筹款晚宴,该笔资金的使用情况,已于2012年接受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审计。

定向用于北京市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建设资金5322万元。但据之前《新京报》报道,周筱赟发现嫣然天使基金执行总裁李诗介绍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由8位董事投资5000多万元成立”,医院的20多个病房和4个手术室都来自捐赠。

与此同时,有媒体还注意到北京市朝阳区环保局该公告中“项目概况”一栏显示,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投资规模为“总投资3000万元”,其中自有资金1500万元,融资1500万元,项目投资主要用于医院软硬件投入、筹建费等。

“三种说法,肯定有人在说谎。到底这个5322万是怎么使用的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如果是嫣然天使基金和其他8位董事各出5300万,问题就比较小。如果是李诗所说的5300万就是嫣然天使基金的5300万,那么这就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将公众的善款变成了私人的财产。”周筱赟说。

事实上,周筱赟还特别提到,嫣然天使基金2012年仅仅救助了564位唇腭裂患者,“李亚鹏为什么不和其他公益组织一样选择三等甲级医院,后者的成本很低,非得自建一个以原来的民营整形—伊美尔整形美容医院—为班底的医院,确实有重大的利益输送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记者发稿时,李亚鹏方面对于这一怀疑并没有作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也多次联系李亚鹏方面,其公关团队告诉记者,目前没有别的声明,一切以1月6日的回应为准。

然而,周筱赟这边并没有停下脚步。1月13日,他再次在微博爆料,红十字会报告中说5322万建嫣然医院,变成了李亚鹏等4个自然人的私人财产。

在这天的微博开头,周筱赟还写道:本来这个事情就希望通过上、中、下三篇结束,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只能是第三季、第四季、第五季了……他还意味深长地写道:希望李亚鹏能过个好年,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天诀破解版

百宝彩票app下载

三国战天下手游

屠龙单职业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