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救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梦想之都20620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2:04 阅读: 来源:救险车厂家

Chapter 206 旋转

李傥冷笑了两声,看看了自己的手指自言自语道:「真的?真的不会?我倒

真的要看看会不会!」不过他也没有着急,而是松了松手掌,也让司徒帼英缓过

一口气来。

接着李傥又再把手指插入了司徒帼英的蜜洞中。「嗬……嗬……嗬……嗯。

嗯。嗯、嗯、嗯!」司徒帼英的沉重呼吸坚持了没几下,又变成了连贯而有

节奏的叫声。

「爽不爽?来吧,爽不爽呢?」李傥的手指又再急速地抠动着,当司徒帼英

的声音几乎变成一条连线的时候,他「唰」一下抽出了手,只见整个手掌都是半

透明的液体。

「嗉……嗉……」李傥吮了吮自己的手指,不禁赞叹道,「好味道啊!」

司徒帼英此时低下了头,眼睛上扬依旧狠狠地盯着李傥,不过就是说不出话

来。虽然她很想嘴硬一下,但现在好像已经完全忘词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李傥让司徒帼英转过身来,对着墙壁背对着自己分开双腿而立。然后用手压

低了司徒帼英的腰,把屁股给翘了起来。

这一刻司徒帼英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干就干吧,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你

干完了我再把你干倒!」带着这样的念头,在火热的肉棒进入体内的时候,司徒

帼英居然大声叫了出来:「啊……嗯、嗯、啊……」

「好,多好听的声音,就这样叫就对了!」李傥一边干一边还不忘挖苦司徒

帼英两句。听到如此话语司徒帼英的嘴巴又起了反抗之意:「没有,什么声音,

我没有出声!」不过当李傥抽插的力度突然增加后,司徒帼英又发出了销魂的声

音:「啊……啊……啊……」

李傥干得兴起,拉起司徒帼英的右腿道:「来,我的小母狗,给我来一招黄

狗射尿,哈哈哈!」

司徒帼英的右脚被拉倒半空中,只能侧着身子蹬直了左脚而立,双手不得不

按着墙壁平衡身体。这时的她已经管不了李傥说些什么,她只觉得汹涌的高潮把

全身都已经占领。

那是一种久违的压抑了很久的感觉,司徒帼英觉得有说不出的痛快。她甚至

忘了身后的是什么人,她只感到那肉棒带给她无尽的快乐,脑海里装不下任何其

它东西。

「啊、啊、啊!」司徒帼英的声音不断加快,声调也越来越高,「啊啊啊去

了……要丢了……啊……」声音刚落,她就整个人软了下去,伏在地上「嗬嗬」

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李傥哪里能让司徒帼英停下来,没等她的呼吸恢复就把她拖到一旁的一个垫

子上躺着,右手的两根手指又再进入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快速抠动起来:「呵呵,

很过瘾吧,刚才说什么来着?高潮了吧?」

「没有,没有,我没有说那样的话!」司徒帼英扭过头去,看都不看李傥一

眼。

「还嘴硬,看着我听到没有!如果不想吃子弹你就看着我,然后好好的说话!」

李傥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和老虫那一模一样的手枪,他指着司徒帼英的

头道,「说,跟着我说,『请把肉棒赏赐给我』,说得淫荡点知道吗!」

司徒帼英满头大汗,眼神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傲气,反而满是媚态。当她看到

眼前的枪支时,刚才那人中枪时血肉飞溅的血腥画面让她不禁颤抖起来。

李傥趁着司徒帼英张开嘴巴的一刻,把枪头整个塞入了司徒帼英嘴里道:

「说,赶紧说,是不是要尝尝吞枪的滋味!」同时他另一只手也没有停下,继续

在司徒帼英的小穴里玩弄着。

「唔……嗯……」司徒帼英一方面感受到枪的压力,另一方面身体依然源源

不断地产生快感,让她好像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

「说!快说!不说毙了你!」在李傥的再一次呼喝下,司徒帼英嘴里突然蹦

出了几个声音:「说……嗯……我说了……」

李傥从司徒帼英口中抽出手枪笑道:「那就快说吧,我可等不及了!」

司徒帼英弯起了双腿,嘴里断断续续地道:「请……请赏赐我……嗯、嗯…

肉、肉棒吧!」

李傥这时用枪头的孔套在司徒帼英的乳头上挤压着,另一只手的拇指按住司

徒帼英的阴蒂,食指和中指则加速在司徒帼英的蜜洞里抠弄:「淫荡些,要说得

兴奋些知道吗!」

「不……不要……」司徒帼英不知是要叫李傥停手还是叫自己身体停止反应,

她只觉得全身都轻飘飘地,全身的毛孔都透着欢愉。突然之间,她的双腿快速地

摇晃起来,然后把心一横大声叫道:「快、快,请赏赐我肉棒……请、请把它插

进我小穴吧,啊、啊、啊……」

李傥满意地道:「这就乖了,想要就要说嘛!」说完他挺腰又把肉棒「噗嗤」

一下用力地插入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

「嗯……插我……啊、啊、啊……」随着李傥的抽插,这次司徒帼英的腰部

居然还摆动起来了。

「呵呵,虫哥,你看这母狗,爽得欢了!」李傥满脸春色,不禁向着老虫邀

功起来。

「不……不……我不是……嗯、嗯、啊……干我……」虽然嘴里一直嚷着,

但是司徒帼英已是满脸绯红。她闭着眼睛不断地左右摇着头,弯曲的双腿不住地

往垫子上跺着脚。

老虫在一旁欣赏着这一幕刺激的性爱表演,眼珠子不住地打转,嘴角还露出

了笑意。

李傥抽插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双手还同时揉动着司徒帼英的双乳。而司徒帼

英的双手则握住了李傥的双手,不知道是想要阻止还是让李傥快些。紧跟着她的

双腿居然缠上了李傥,像是环抱一样扣在李傥后背上。

「啊、啊、啊……嗯哪嗯哪不……不要……」司徒帼英的声音再一次提升,

这次李傥也伴随着她发出低沉的轰鸣,「呃、呃、爽啊……呃……」两人就像是

对唱似的此起彼伏,最后同时到达了顶点。

李傥抽出肉棒,对着司徒帼英的脸就是一阵乱喷:「来,尝尝你最爱的肉棒

的味道,不错吧!」

「嗬嗬……嗬嗬……」司徒帼英仍是不住地喘着粗气,半眯着眼睛,但是头

部仍旧微微左右摇摆着道:「胡、胡说……嗬……谁喜欢、喜欢……那味道了

…」

李傥得意地道:「你就别闹了,刚才还夹得紧紧的,明明就是很喜欢的!」

老虫这时笑着走过来道:「不错喔,这胚子不错。你呀就少拿那假枪装了,

万一哪天碰上哪个像我这样的,你恐怕吃不了要兜着走了!」然后他找来一条布

带利索地把司徒帼英的双眼蒙了起来。

李傥唯唯是诺道:「是是,虫哥教训得好。不过虫哥,您这是……要干什么

呢?」

老虫嘴角一扬道:「不用问那么多,反正是有你好事就行了。来,绑起她跟

我走!」

这次虽然没有药物,但是司徒帼英被性爱的欢愉彻底搞得是糊里糊涂的。

她嘴里似乎仍在说着什么,但是声音已经低得听不见。人就感到在李傥的带

领下走了一段路后就坐上了车子,随着汽车在路上的颠簸,又累又倦的她居然就

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司徒帼英终于醒转过来。虽然仍然被蒙着眼睛,她感

到自己的脸已经被擦干净了,一头长发也被扎了条马尾辫。但是衣着仍是袒胸露

乳的,手脚也被绑住了。

司徒帼英左右摆了摆身体,感到自己就躺在地上,但是听不见四周有其他的

人。于是她开始尝试在地上翻滚起来,不过她感到翻了很多圈似乎也没碰上什么。

因为不确定四周有没有人,双手又被反剪绑在背后,司徒帼英只能慢慢地滚

动。花了好长时间,她觉得自己是回到了开始的地方。她猜测这里应该是一个房

间的一侧,刚才来回滚了一次却没有碰上什么东西,这房间应该还蛮大的。

就在司徒帼英躺在一旁喘气的时候,老虫又再出现。「刚才那热身运动真的

不错喔,看起来你是休息够了,还要再翻滚几下吗?」

想起老虫的出手毫不留情,让司徒帼英对这温柔的声线倍感反感。她知道刚

才老虫肯定看见了自己的举动,因此干脆就一声不吭地躺着。

「来吧,我们玩一个你会爱上的游戏。正好我想你也有些渴了,就当作补充

一下好了!」老虫的话音刚落,另一把更让司徒帼英反感的声音又出现了。

「对对对,这个游戏保证能喂饱你!」

说话的自然是李傥,他把司徒帼英拖到了房间中间放着的一个圆形的转盘上。

然后让司徒帼英跪在了转盘上双脚分开,用绳子将她脚踝分别和转盘上的两

个铁环绑在一起。

绳子延伸出来,又和将司徒帼英双手反剪绑在背后的绳子连在一起。这条绳

子不长不短,刚好把司徒帼英的双手拉离了身体,让她像是个即将被行刑的囚犯

那样跪在那,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

司徒帼英不想让李傥他们看到软弱的一面,任由摆布就是没有出声。随后她

感到李傥走到了一旁,然后四周多了很多脚步声。

不一会儿老虫道:「各位稍安勿躁,等一会儿我们就知道今晚的幸运儿了!

如果不幸没中标的也不用灰心,待会儿还有其它节目!好了,事不宜迟,我

们马上开始吧!」

司徒帼英不知道老虫在说些什么,不过隐隐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很快,她

就听到不知道什么声音,然后身体就开始转动起来。

原来司徒帼英跪着的转盘是由电力驱动的,老虫开动机关后那转盘开始由慢

及快地转动起来。

「嗯……嗯……你……」几乎是在原地转圈的司徒帼英很快感到不适,不过

她还是拼命忍着没大声喊出来。

转盘转得虽快,没多久就停了下来。饶是如此,司徒帼英蒙着眼目不能视,

依然有了眼冒金星的感觉。老虫则是很高兴地道:「恭喜恭喜,今晚第一位幸运

儿诞生了!好了,马上看下一位!」话音刚落,那转盘又「呼呼」地转了起来。

第二轮的旋转也没用多久时间就停了下来,但司徒帼英已经觉得自己身体仍

在左右晃动似的,连叫声都发不出,只能「嗬嗬」地喘着气。幸亏这时候绳子帮

了大忙,将司徒帼英的手脚紧紧拉住。因此就算此时司徒帼英连跪都跪不稳身子

直往前扑,也不至于让整个人扑倒在地。

接着司徒帼英已经听不清老虫在说啥了,身体随着转盘第三次转了起来。

这次过后她只觉得胃液都要倒转,重重地打嗝之后好像有一股什么东西从胃

里倒流而上,差点就要冲出嘴巴。要强的司徒帼英勉力挺住,硬是把这东西压回

到了肚子里。

这时候,李傥终于上前拿开了蒙着司徒帼英眼睛的布条。不过司徒帼英也没

精力抬头看看四周,只是任由双手拖着身体,聋拉着脑袋没有什么反应,唯一的

反应就是大口大口地喘气。

等到司徒帼英因为头发被扯着而抬起头的时候,她才察觉自己身处房间的中

间。只见三个带着面具的裸男围着转盘站在自己四周,房里的另外两人就是李傥

和老虫。

李傥揪着司徒帼英的头发道:「听着,张开嘴巴好好伺候伺候!你不用这样

盯着我的,我知道你很喜欢干这事的!」

司徒帼英很想用眼睛直直地瞪着李傥,但是眼珠子怎么样都无法聚焦似的,

在李傥眼中她的眼神反而是一种迷离的美感。

李傥对着三名面具裸男打了招呼道:「别客气哦,赶紧上去爽爽吧!」

「别过来,别过来!」司徒帼英略带惊慌地道,「走开啊,听见没?拿开那

恶心的东西!」她虽然仍是天旋地转的感觉,但是心里仍在剧烈反抗着。

李傥充满了淫邪的笑声响起,走过去一手抓住司徒帼英的乳房揉动起来道:

「真的恶心?我看不是吧,这是你喜欢的东西!」

司徒帼英憋足了劲朝李傥啐了一口道:「你胡说!谁稀罕那肮脏的东西!」

李傥突然一把拉住司徒帼英的马尾辫,硬是把她的头扯了起来道:「哼!我

现在就证明给你看,你是多么的需要肉棒的,哈哈!」

司徒帼英的头晕还没散去,被李傥这么一扯,她顿时觉得又再头昏脑胀的。

就在司徒帼英吸了口气感觉好了些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根炽热的阳具已经

「嗖」

地插入了嘴里。

李傥随即一手拉着司徒帼英的头发往后,另一手推着她的头向前,将她的头

部前后移动起来。司徒帼英身前的裸男也是双手按住她的脸,同时加把劲地似的

摇晃着她的头部。

仍在天旋地转之中的司徒帼英被这么一搞,可真是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只见她跪坐在转盘上,头部不由自主地前后摇摆着。一双眼睛拼命瞪得大大

的,似乎那是她最后可以用来抗议这暴行的东西。

不过这还没完,不知过了多久,那转盘居然又转了起来。另一个裸男在转盘

停下后跳了上来替换,继续享用着司徒帼英的嘴巴。

这次的阳具比刚才的更长更粗,那裸男每一下都把它顶到深处,几乎每次都

撞上了司徒帼英的喉咙。没几下司徒帼英已被弄得双眼通红,一滴斗大的泪珠很

快就在眼角处流下。

第二位裸男还没尽兴,转盘又再启动,之后上来的自然就是余下的那位。

如此来回弄了两轮,司徒帼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

像是被掏空,只剩下嘴巴里机械式的运动告诉她自己还有感觉。

「怎么样?弄得很爽是吧?你看你,那嘴巴多带劲啊!」李傥依然粗暴地扯

着司徒帼英的头发,嘴巴也不放过侮辱司徒帼英的机会,「你难道还不承认吗?

你快承认你喜欢肉棒吧!承认!快承认!」

随着李傥又再陡然增加了双手的力度和速度,司徒帼英实在是没有办法坚持,

她趁着换人的机会挣扎着道:「好了,好了,我承认了好吧,我自己来总可以了

吧?」

李傥笑道:「呵呵,承认了?那就对了,来,先舔一下给我看!记住噢,你

要让他们三个都爽一次才行喔!」

离开了李傥的双手,司徒帼英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在摇晃似的。眼前的肉棒

仿佛变成了两根、三根、甚至更多,勉强伸出的舌头好像怎么也碰不上去。

李傥看着司徒帼英晃动着的舌头又笑道:「怎么?不会舔吗?还是想直接用

你的小穴伺候他们?」

「不、不……我、我舔!」司徒帼英惊慌起来,好不容易终于把舌头凑了过

去。就在舌头碰上龟头的时候,司徒帼英心里不禁颤了一下,因为一道快意好像

闪电一般劈过了她的身体。

「嘶……」司徒帼英又再轻轻舔动了两下,快感的精灵就又再在她体内跳动

了两下,吓得她顿时僵住了。

李傥在一旁喝道:「喔,这样可不行喔!舔冰棍都不会吗?舌头要动啊,给

我动起来听见没有!」

司徒帼英抱怨道:「你别吵了,我、我不是已经在舔了吗!」

李傥急道:「屁话,舔都不会,那给我好好地吹!」说完他一推司徒帼英的

头部,让她把整根肉棒都含在了嘴里。

那个裸男也是不耐烦了,按住司徒帼英的头自己就抽动起来。幸亏这次裸男

没有像李傥那样乱扯头发,让司徒帼英不至于像刚才那样难受。

Chapter 207 高潮

自从司徒帼英主动含着肉棒以后,转盘也不再转动了,这使得她的视力渐渐

地恢复正常,眼前的画面没有了重影。不过这时的她已经沉浸在口交的乐趣当中,

每当气力增加一分,她嘴巴里的力度也增加一分,含着肉棒拼命地吮吸着。

一旁的李傥不断嚷着:「好,来,够味道!快,再快些,用力吸啊!」

李傥的声音就好像催化剂一样,让司徒帼英越弄越带劲。不单止如此,司徒

帼英开始感到身体也好像燃烧起来,一股股热气不断要冲出体外。

而在裸男的脸上也能看到司徒帼英的努力,只见那人脸部的肌肉绷得越来越

紧,最后「啊」地一声,肉棒就随之喷洒出白浊的精液。一个、两个、三个,很

快那三人就一一对着司徒帼英的脸蛋射出了全部子弹。

「啪,啪,啪!」老虫这时在一旁拍了拍手道,「精彩,精彩,这小妞儿果

然是块好料!」

司徒帼英这时才好像彻底清醒过来,甩了甩头道:「神经病,什么精彩,都

是些流氓的行为!」

李傥走到了司徒帼英身边,围着她左右来回走了几趟,还用鼻子靠近她嗅了

嗅,似乎很是欣赏她屈辱的样子。司徒帼英微微低下头,并不想和李傥有眼神的

接触。

突然间,李傥一把扯着司徒帼英的头发把她的头部拉起道:「你看看,你看

看,多性感的样子啊,你要谢谢我们,你现在是越看越好看啊,哈哈!」

「嗯……」司徒帼英忍着头皮的痛楚没有大声喊出来。这时的她辫子已经散

落,脸上混合着汗水、口水、泪水还有精液,披头散发的样子只有用悲惨可以形

容。

司徒帼英瞅了一下李傥那轻佻的眼神,忿忿不平地用力一甩肩道:「放开我,

谁谢你们这些混蛋!」

老虫道:「呵呵,有种!这样看来你还真的挺好玩的,等我继续跟你玩玩吧!」

「神经病,玩什么玩,我不玩了,快放开我!」司徒帼英虽然嘴巴上毫不认

输,但是很快就又被李傥蒙上眼睛,然后被押着跟随老虫走出了这个房间。

很快司徒帼英就感到自己坐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上面,手脚同时被几人控制

着,完全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等到司徒帼英能看到东西的时候,她发现已经身处在另一个奇怪的房间里面。

这房间四周都是漆黑的墙,没有窗户,连门也似乎看不见。房间里面就只有

一张椅子,坐在上面的自然是司徒帼英了。

这黑色的椅子只有靠背和坐垫,连扶手都没有,两样东西都镶嵌在一个破旧

的铁架子上。在坐垫前方左右各有一根铁支连着铁架子,顶端是一个腿托。

司徒帼英勉强转动着头部看了看,自己尴尬的样子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此时司徒帼英的双手被拉高到头顶位置,手腕上的皮扣将双手连在一起,再

由绳子与椅子靠背绑在一起,让她无法放下双手,只能被拉着高高举起。

而司徒帼英双腿则被分开晾在坐垫两边的脚托上,左右打开超过了九十度,

好像一个被压扁了的M字那样。只见鲜红色的麻绳从司徒帼英膝盖开始一圈一圈

地往下绕,把她的小腿和脚托紧紧绑在一起。

绳子绕了不知多少个圈后又缠上了她的高跟皮靴,最后和脚托下的铁架子紧

紧绑在一起。如此一来,她的双腿就好像麻花一样被固定起来,丝毫不能动弹。

除了手脚不能活动的坐姿,司徒帼英的皮衣也完全被扒开,使得她整个前身

都是裸露的。那双诱人的肉球显得格外引人注目,雪白的胸膛还泛起了红光,随

着呼吸一起一伏地。

目光再往下移,司徒帼英阴部的地方也完全没有了衣服的遮挡,整个阴部是

一览无遗。因为双腿分开的关系,本就不浓密的阴毛根本无法掩盖住阴户的诱惑,

看着就让人跃跃欲试。

李傥就站在司徒帼英身旁,盯着司徒帼英的样子就犹如狡猾的狐狸看着到嘴

的食物一般,眼光里是无尽的得意和贪婪。他带着挑逗的语气问:「现在感觉怎

么样了?刚才吹得那么卖力,我看你现在是很想要了吧!」

司徒帼英「哼」了一声,把头从一侧用力地扭到另一侧,分明在显示着自己

的不满。

李傥继续道:「你看你这样子,多难看啊,明显就是要卖春嘛,还装什么装,

哈哈哈!」

司徒帼英终究气不过,怒道:「你在那乱说什么废话,你这个变态的到底要

干什么?要、要强奸就来吧!谁怕谁!」

「变态?就是变态喔!」李傥一把抓住司徒帼英的奶子道,「变态的当然就

是要干变态的事咯!」

这时候的老虫正在往双手涂抹着透明的液体,那些液体看起来像是如粘稠的

浆糊一般,沾满在手上显得有些恶心。接着他拿着盛着透明液体的瓶子走到司徒

帼英身边,二话不说就把那些东西往司徒帼英胸口上倒。

「喂,干什么!」司徒帼英有些紧张,那些液体接触到皮肤时传来一阵凉意,

让她更是觉得别扭,大叫道,「住手,给我住手!」

「不用紧张的,好好享受享受!」老虫的声音温柔好像哄小孩子一般,而且

他的双手也比李傥的要温柔多了,和着那些粘稠的液体在司徒帼英胸前慢慢按摩

起来。

老虫没有特意的去刺激司徒帼英的乳房,只是用双手把那些液体均匀地涂抹

在司徒帼英的身体上,就好像抹太阳油一般。

「嗯……」司徒帼英忽然闷哼了一声,然后她赶紧深深吸了口气,眼睛只是

盯着老虫的双手。不知为何,老虫的双手犹如耍太极一般让她的双乳感到格外的

舒服,好像有一股暖流围绕在乳房那打转。

接着老虫的双手开始慢慢向下运动,很快就在司徒帼英的小腹上按摩起来。

李傥这时又道:「呵呵,你看,发情了吧,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本来司徒帼英不知不觉中好像在享受老虫的双手,但是一听到李傥的声音就

来气,赶紧道:「你闭嘴你,我只是、只是……这里比较冷而已!」

「呵呵,冷?装也不会装啊你!」没等李傥说完,老虫的双手又往下移动到

司徒帼英的阴部了。在比乳房更敏感的私处,老虫的双手更加温柔了,带着那些

透明液体如蜻蜓点水般掠过。

司徒帼英已经无暇再和李傥顶嘴,她身体自然地一缩,闭着眼睛不敢再看。

不过可能她自己也没发觉,她那平静下来的呼吸声又开始加重了。

老虫安抚着司徒帼英私处的同时,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司徒帼英的脸,看着

她的反应。接着老虫慢慢加快了手指的动作,很快就举起中指滑入了司徒帼英的

蜜洞了。

「嗯!」司徒帼英哼了一声,皱着眉头看着老虫的手指,双唇还微微地打开

了,不过她硬是忍住,嘴巴里没有更多的声音跑出来。

李傥看见如此画面,哪里还忍得住手。他拿起两个跳蛋,像是钓鱼似的在司

徒帼英身体上方摇来晃去,目标当然就是那两颗逐渐变硬的樱桃了。

「嗞……」耳边响起的声音让司徒帼英的眉头皱得更紧,双手的拳头也握紧

了,额头不知何时已是布满了汗珠。

看着司徒帼英胸膛的起伏不断加强,老虫也拿起跳蛋道:「来,我看你是饿

了,先喂你一个吧!」

「等等……不……嗯、嗯……」此时哪里容得司徒帼英拒绝,老虫手中的玩

具一眨眼就已经进入到她的体内。

「呵呵,不错哦,我看一个不够的,来,看看能吞下多少颗!」老虫又摸出

几个跳蛋,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往司徒帼英的小穴里塞。

等到塞到第四个的时候,司徒帼英整个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尖尖的鞋头也

同时挑动了两下,嘴巴里的声音终于压不住开始不断涌出:「嗯……嗬、嗬……

嗯……」

李傥又再添油加醋地道:「哎哟,怎么了,感觉好极了对吗?」

司徒帼英没有回答,只是胸膛的起伏越来越急促,呼吸声也越来越大了。

就在这时,老虫利索地把跳蛋一个接一个又全部给拿了出来。就在最后一个

跳蛋离开司徒帼英身体的时候,她长长地舒了口气,整个身体好像突然放软了。

「感觉很爽吧!想要高潮对吧?那么爽,不想停下来的是吗?」老虫盯着司

徒帼英,手掌则轻轻地在她大腿根部按摩着。

司徒帼英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我怎么会想高潮,你不用妄想了!你别以

为你用这么些下三滥的手段就能让我高潮,我呸!」

「是吗?我倒不是这么认为的!」老虫笑着拿出了一根假阳具,顶在司徒帼

英的阴道口道,「来吧,跳蛋怎么够让你爽,来试试这个!」

「嗯、嗯……」随着假阳具进入体内,司徒帼英又是浑身一震,声音顿时提

高,而且比刚才更大声了。

李傥这时把跳蛋握在掌心,直接按在司徒帼英的乳房上道:「好听,这声音

真好听!」

老虫接着又拿出一支按摩棒,对准司徒帼英阴蒂的部位就压了下去。「还是

两根一起来吧,其实你很想去的对吧,你如果说' 请让我高潮吧' 那我就考虑考

虑让你痛快一些!」

「嗯、啊……谁、谁……会求你……啊、啊……」司徒帼英的双手又再握紧

了拳头,一会儿仰着头一会儿又低头看着那两根电动棒。她这时感到身体里好像

有无数热浪在翻滚,脑子则被源源不断的快感给撕得四分五裂似的。

老虫看着司徒帼英矛盾的表情,得意地道:「好吧,好戏开始上演了!」

原来刚才他一直只是用电动棒最低档的震动而已,说完这句后他随即把两根

玩具的开关都推到了顶端。

「哇、啊……啊啊啊……不……别弄那……啊啊啊……」司徒帼英像是发疯

一样甩着头部,放开喉咙高声嚷了起来。

老虫哪管司徒帼英的叫声,反而更是用力把按摩棒顶住司徒帼英阴蒂的位置,

另一只手还把假阳具在阴道里快速地抽插起来。「大声点吧,来,让你的小穴和

阴蒂一起爽翻吧!」

「不……啊啊……不需要、我不、啊……」司徒帼英用力抬起头瞪大了眼睛

看着下体那,呼吸就像是火车开动那样突然加速起来,「嗬……嗬……嗬……嗬。」

就如同刚才那样,等到司徒帼英反应加大的时候,老虫又再迅速地拿走了两

根玩具。司徒帼英的臀部似乎抽搐了两下,双手在不停地抖动着,呼吸声变得好

像拉风箱一般。

老虫虽然从司徒帼英阴户里拔出了按摩棒,但是那东西还在动着,发出「嗞

嗞嗞」的声音。司徒帼英看着老虫拿着那玩具在自己眼前挥舞着,眼里满是害怕

的神色。而老虫则是欣赏着司徒帼英脸上的表情,嘴边还挂着一丝微笑。

等到司徒帼英的呼吸声开始平静下来的时候,他又再把两支东西招呼到司徒

帼英身上。

「哇啊……不……不行、不行了……不……」司徒帼英瞪大了眼睛看着老虫,

眼里满是哀求的神色。

老虫又加了几分力度道:「来吧,你就来吧,彻底地爽一下吧!」

「不……不行……我不、不、不阿……」司徒帼英突然收起了声音,臀部的

肌肉明显在收紧,两片阴唇也像是增加了吸力一般紧贴着假阳具。

随着司徒帼英的声音突然消失,老虫也适时地抽走了两支电动棒道:「怎么

样,爽翻了对吧,要来高潮了不是吗!」

司徒帼英撅着嘴道:「没有,谁告诉你我要高潮了,别胡说!你刚才、刚才

把我弄疼了而已!」

老虫笑了笑道:「好,没有高潮就好!我今天就让你尝尝高潮的滋味,还要

让你欲罢不能呢!」说完那两根按摩棒又同时出击,一下子就又缠上了司徒帼英

的肉体。

这一次老虫没有用手抽插插入司徒帼英阴道里的假阳具,而是任由它自己在

司徒帼英体内转动着,他此时的重点在另一根按摩棒上。

老虫用手翻开司徒帼英阴唇上方的皮肤,拿着蘑菇头按摩棒对着那一小块突

起的阴蒂压了下去。

「哇啊……不……」司徒帼英就像是配合默契一样在同一时间尖叫了一声。

老虫没有一直压着司徒帼英的阴蒂不放,而是每隔两三秒就把按摩棒按下去

一次。

「哇啊……呜……呜……哇啊……呜、呜……」司徒帼英的声音随着老虫的

动作此起彼伏,头部不断地左右摇晃着,好像那样就可以减轻下体的刺激一般。

「怎么样,现在要高潮了吗?」老虫又再继续挖苦司徒帼英。

「啊……废、废话,我……没有……哇啊……」虽然司徒帼英拒绝承认,但

是她回答的声音已是断断续续,几乎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老虫冷笑了一声,拿走按摩棒伸出两根手指并成钩子般的形状伸入了司徒帼

英的阴道里道:「没有,我让你自己看看,有没有……」

只见老虫前臂的肌肉快速地抖动着,司徒帼英的整个臀部在他的手的带动下

好像整个在摇晃起来,可想而知他的手指在小穴里是如何激烈地运动着。

「啊、啊……不……没有啊……啊……没有啊……」司徒帼英又再尖叫起来,

小穴里的爱液如泉涌一般飞溅出来,那场面就如琼浆玉液从天堂洒落到人间似的。

「你看,高潮了吧,这还不算高潮吗!」老虫好像并不心急,他见好就收,

看到爱液后就马上收回了手指。

「没有……我没有……没有……」司徒帼英的声音有气无力,不过她选择无

视自己下体不堪的状况,依然拒绝承认高潮。她的屁股在用力的扭动中已经滑出

了坐垫,身体就靠绳子拉住才没有向下滑。

老虫摇摇头道:「你这人真的是贪得无厌,都那个样子了还说没有高潮。

那好,我就送佛送到西吧。「接着他换了一支狼牙棒式的假阳具,又再顶开

了司徒帼英的两片阴唇。

当那假阳具刚触碰到司徒帼英阴唇时,她的蜜穴整个都往后收缩,嘴里忙道:

「不,不能这样了,你快住手啊!不、嗯嗯……啊……」

司徒帼英感到下体那已经变得异常敏感,轻轻一碰就好像触电般,更何况现

在用了一支更加厉害的电动棒。

老虫哪里管司徒帼英什么反应,那狼牙棒一下子就赶上了肉洞,「唰」一下

就完全陷了进去了。接着老虫又加上了蘑菇头按摩棒继续在司徒帼英体外按摩着,

一边弄一边道:「爽吧,这就叫做内外双修,让你欲罢不能哦!来,给我高潮吧!」

「不、不能这样了……啊啊啊……」没用多久时间,司徒帼英又再失控般大

叫起来。接着她又再沉默下去,整个臀部都颤抖起来,小穴的地方还清楚地看到

强烈的抽搐。

当这次老虫拿走了按摩棒后,司徒帼英只剩下了喘气的能力,已经没有力气

再和老虫争论什么了。

Chapter 208 挑战

再次被老虫激烈地刺激过阴户之后,司徒帼英的身体又再下滑了一些,小穴

外面如繁星点点般布满了爱液。她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好像怎么样也无

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让司徒帼英休息多久,老虫手里的按摩棒又再出击。他好像完全看不见司

徒帼英此时的状况,嘴里仍是问道:「还没高潮吗?来吧,快高潮吧,我知道你

想要的对吧,你高潮了我就停下来!」

「不……啊……停下、停下啊……我、我……不要啊……」司徒帼英开始嘶

哑着喊着,连声调都变得奇怪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老虫手里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慢下来。

「住手啊……我说停下来……呜呜……啊……」虽然司徒帼英在用尽力量喊

着,但是声音已经变得更加模糊,就算是认真听也听不清楚在喊啥。

老虫点点头好像听明白的样子,嘴巴却说:「继续来,我听到你说继续来对

吧,没问题,让高潮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不……啊……可恶……啊……」司徒帼英用手臂遮住头部,声嘶力竭地喊

道,「停手……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

接着司徒帼英又是一阵沉默,只有身体在不断颤抖着。可惜老虫仍是对司徒

帼英的任何状况如视而不见一般,双手依然拿着两支电动棒不断地刺激着司徒帼

英。

一旁的李傥看到如此煽情的画面,哪里还抵受得了。只见他放下跳蛋,掏出

硬绷绷的阳具站在司徒帼英身旁快速地套弄起来。

司徒帼英无助地乱喊一气,可惜毫无帮助。她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声音已

经变得如哭泣般:「住手……呜呜……不要嘛……呜呜……不行了啊……」

老虫的双手当然没有减速,还冷冷地道:「高潮了吗?你不是一直说不会高

潮吗?我这是在帮助你啊,来,赶紧来高潮爽一下好吗?我这人最喜欢帮助人了,

你不高潮我不会停下来的!」

司徒帼英的样子就犹如欲哭无泪一般,抽泣着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住手

啊……呜呜……我、我不行了……呜呜……」

老虫对司徒帼英的声音充耳不闻,手上的动作看上去还好像越来越快了,嘴

里继续冷冷地道:「去吧、去吧,尽管高潮吧!」

司徒帼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停了又喊喊了又停,而且连喊得气力也开始减

弱:「住手……可恶的东西……不行了不行……」

老虫道:「不行?你不行之后还会更加爽的,来,继续来,我知道你喜欢这

样的!」

「不……我、我……呜呜……我……已经……呜呜……高潮了……我高潮了

……」终于,司徒帼英的嘴里还是蹦出了「高潮」二字,同一时间下体那里又开

始涌出了爱液。

「是吗?高潮了吗?」老虫停下了手,但是语气带着疑问,「我很怀疑你有

没有说实话啊,刚才你就一直在撒谎嘛,明明高潮但是都不承认!」

司徒帼英只是喘着粗气,没有再答话。她虽然看着老虫,但是很明显瞳孔并

没有对焦在老虫身上,只是失神地望着前方而已。

老虫好像真的停下了手,坐在一旁问李傥:「怎么样,这淫娃我调教得不错

吧!」

李傥眼里都是羡慕的神色,赶紧应道:「很好很好,小弟我可是大开眼界啊!」

李傥又竖起大拇指道:「还是虫哥厉害,不一会儿就这骚货认栽了,还大喊

高潮呢,哈哈哈!」

司徒帼英被气得七孔生烟,但是又实在无法辩驳,只好咬着嘴唇在心里暗骂

着。

老虫就这样和李傥聊了一会儿,尽情地挖苦了一下司徒帼英。等到司徒帼英

的气息开始平复的时候,老虫突然道:「哎哟,我还是觉得这小娘们刚才是撒谎

的,其实她还没有高潮的!」

司徒帼英不知道老虫想干啥,心里想:「神经病,都被你弄成那样了,还算

没有高潮吗?」

老虫背着双手走到司徒帼英面前问:「对吧,你还没有高潮对吧?」

「你……」司徒帼英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心里暗骂:「混蛋,刚才我不是说

了去了嘛,明知故问!」

「你看你看,这个表情,那么地不屑,肯定刚才撒谎!」老虫又逼问道,

「我肯定你是撒谎对吧?那行,我再帮帮你吧!」

司徒帼英这下子急了,冲口而出道:「神经病你,我、我早就……早就高潮

了,我没撒谎!」

老虫不以为然,嘴角上扬道:「呵呵,你看你这表情,哎哟,你的戏好像还

差点儿嘛,我一眼就看穿了,你其实还想再要的!」

司徒帼英瞪大眼睛道:「你疯了你,什么意思,我不要了我,我不要了听到

没有!」

老虫摇了摇头,手从背后伸了出来。只见他的手上拿着一支按摩棒,而且形

状和刚才的大不一样。

这跟按摩棒不像之前那些像是一根黄瓜似的,而是分叉成了两头。一头较短,

顶端是凹凸不平。另一头略长,而且顶端非常粗大,好像整个拱了起来的样子。

司徒帼英一看到这玩意儿,马上倒吸一口凉气,皱着眉头闭上眼,把头转向

一侧埋在举起的手臂旁,那表情好像在说:「混蛋,怎么又是这些东西!」

老虫笑道:「怎么,你不是喜欢这东西吗?怎么避而不见呢?来,别害羞嘛,

刚才还玩得好好的,我现在再给你玩玩,保证你一定高潮!」

司徒帼英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都说了不要了,我已经高潮了!

我现在说我已经高潮了,高潮好几次了,你满意了吗!」

「哟哟哟,跟我来劲儿了!」老虫依然保持着温柔的语调,「好吧,我姑且

相信你!不过你知道吗,我喜欢帮助人,但是我更很那些撒谎的人!」

司徒帼英脸色一变,嘴里颤抖着问:「什么?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老虫晃了晃手中的按摩棒道,「刚才明明高潮了又不承认,

我最讨厌这样了,所以现在我决定要让你欲罢不能!」

「不、不……你、你什么意思?」司徒帼英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老虫将那按摩棒抵在司徒帼英的阴唇上轻轻地上下摩擦着,嘴里依然温柔地

道:「你其实很喜欢它的对吗,你根本就是个变态的,你根本就不想停下来对吗?

我对付像你这种撒谎的人最厉害了,保证你以后不会再撒谎的!」

司徒帼英紧张起来,全身的肌肉开始收缩。她的两片阴唇随着肌肉的运动好

像一开一合的样子,不知道是想把那按摩棒拒之门外还是要请君入瓮。

老虫盯着司徒帼英阴户的反应道:「你看你看,多激动啊!」说话之间,他

又摸出了一颗跳蛋直接送入了司徒帼英体内,然后再把手里的按摩棒送了进去。

「住手……我真的不要了……」司徒帼英的双眼通红,偏偏就是没有泪水流

出。

「不要?你是想要的,你怎么会不想要高潮呢?」

「不……不……我不要高潮了……不要了啊……」

「不想高潮?你刚才高潮多少次了?你这个变态的,你是不想停下高潮吧?」

「停手啊……要死、死啦……」司徒帼英觉得下体现在是异常的敏感,快感

成倍地增加不断冲击着自己的思绪。

「对、对不起……我不撒谎了……不要高潮了……」司徒帼英已经完全没有

了高傲的语气,完全就是在哀求着。

「呵呵,好像开始变诚实了。不过太迟了,我不喜欢撒谎的人,我现在是不

会停下来的!」

「求、求你了……我、我不要了……呜呜……啊……」司徒帼英脸部肌肉都

已经扭曲,简直就是泣不成声的样子,可惜眼里就是没有半点眼泪下来,显得更

加可怜兮兮的。

虽然司徒帼英已是不断地求饶着,老虫却是残忍地道:「我不是说了就算你

高潮我也不会停下来了吗,你就忍耐一下吧!」

老虫这次用的按摩棒虽短,但是上面的那头可以刺激阴蒂,而下面较大的一

端则可以完全挤压到司徒帼英阴道里的G点。他这次没有前后抽送那根玩具,反

而不断地上下摆动同时刺激着司徒帼英的阴蒂和G点。

「呜呜……不……我不想要了……呜呜……我要死了……」司徒帼英绝望似

地看着老虫,满是可怜的神色,刚才还嘴硬的坚持已经荡然无存了。

「死了,我看是爽死了对吧!」老虫还嫌一根按摩棒不够,又把刚才那根蘑

菇头按摩棒拿出来加入了战斗中。不仅如此,老虫又招呼李傥,再拿出两根蘑菇

头按摩棒压在司徒帼英的乳头上。

在四根按摩棒加上一个跳蛋的刺激下,司徒帼英好像发疯一样叫了起来。

但是老虫两人哪管司徒帼英,只是嘴角含笑欣赏着那疯狂的挣扎。

司徒帼英的声音由高到低又由低到高,不知道转换了多少遍。她的阴户不断

在按摩棒旁边挤出爱液,随着按摩棒的移动涂满在阴户上,整个外阴显得是一片

狼藉。

「呜呜……我不撒谎……呜呜……我不要高潮……」到得后来,不知道高潮

了几次的司徒帼英嘴里只能断断续续地低声重复这几句,连喊得声音都没有了。

一旁的李傥再也忍耐不住,丢掉按摩棒掏出阳具自己就弄了起来,不一会儿

就踮起脚对着司徒帼英的脸把精液喷了出去。那些秽物不偏不倚刚好落到了司徒

帼英的鼻子和嘴巴上,弄得她马上呛得想咳嗽起来。

司徒帼英的身体本就在崩溃的边缘,这时一口气接不上来,整个人就如窒息

般抽搐起来。紧接着司徒帼英的下体突然又涌出一大股液体「哗哗」地冲到地上,

原来她是失禁了,尿液混着爱液把地下一大片都尿湿了。

老虫这时才好像稍微满意的样子,撤下所有玩具道:「在我手上就算是谎言

大王最后也会变得诚实的,你这敏感的身体就让我好好地给你训练一下吧!」

司徒帼英这时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头搁在一边,眼皮子也不眨一下。

她脖子以下直到乳房下方的肌肤都好像披上了红霞,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地显

得格外的好看。

再往下看,司徒帼英下身的阴毛都被毛上的无数滴液体压了下去,大腿根部

的肌肉不时会出现短暂的抽搐。一双美腿依然藏在紧身衣下,鞋尖还带着轻微的

抖动。黑色的皮衣与鲜红的绳子交织在一起,让人产生一种虐心的美感。

==============

「喂小郭,有个好消息,当然也是个挑战给你!」高强满脸笑容对郭玄光道,

「之前你打工的公司最近人手不够,想让你马上过去帮帮忙。我知道你的学业也

蛮紧的,就看你肯不肯接受一下挑战了!」

提起政投市,郭玄光首先想到是不是那公司而是郎贤贤。想到可以与郎贤贤

再见面,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高强接着道:「呵呵,好啊,够冲劲,也不用考虑考虑吗?」

「不用了,我之前也接触过那里的工作,我想以我的能力是可以应付的。

而且你既然能跟我说,恐怕你也同意了这事吧!」

「行,思路还挺清晰的,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先把试考好,解决了学分的

事之后就好办了!」

郭玄光在回家的路上想:「高强可能早就查过我这个学期就修够学分了,下

学期反正都是想着去打工的,现在如此安排就更加好了。」

晚饭后,郭玄光迫不及待地又拿出了抽屉里郎贤贤所赠的照片和电话本仔细

地端详起来。当他打开那小本子看到里面唯一的电话号码时,心里禁不住如小鹿

乱撞般。

郭玄光手捧着电话本来回踱着步,也不知走了多久后他终于拿起了电话。

当电话响起拨号声的时候,郭玄光心里是一阵狂喜:「太好了,电话还能拨

通的!

就是不知道接电话的是不是她?」

「嘟……嘟……嘟……」郭玄光的心跳随着电话的声音变化着,有声音的时

候就猛地跳动一下,没有声音的时候就好像停顿下来一般。

这电话好像有意要作弄一下郭玄光似的,铃响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

郭玄光心想:「不打也打了,不管了,一直等到它自动挂断算了。」

就在郭玄光想着就要听到忙音的时候,那铃声突然中断了。大概零点几秒之

后,有些吵杂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紧接着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你好!」

虽然是短短二字,郭玄光的心情却如汹涌澎拜的巨浪一般。他吞了一下口水,

好一会儿才道:「喂,你、你好啊,是我!」

「你……你是……小郭!」电话那边的声音明显带着兴奋,让郭玄光的脑海

里不禁浮现出郎贤贤的笑脸。

「对,是、是我,我……我快要回去那里工作了,你还好吗?」

「是吗?太……太好了!你……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给我,不是早给了你我

的电话吗?我以为你都把我给忘了!」郎贤贤的一句话里带着好几种语气,似乎

有一大堆东西要倾吐。

「没,没有,怎么会!我很想给你电话的,只是……只是……哎,不说那些

了,你最近怎么样了?」就在这时,郭玄光听到电话传来了两声喇叭的声音,似

乎就在郎贤贤身旁响起。

随即郎贤贤的语气变得急促道:「我很好啊,就好像以前那样子啊,不过就

是中午没跟你吃饭咯。好了小郭,你什么时候回来要通知我呀,等我给你接风!

我还有事要办,我就先挂了!」

接通了电话听到了郎贤贤的声音后,郭玄光感到她的一颦一笑仿佛就在眼前。

不过电话中的那两声汽车喇叭,又让郭玄光想起了郎贤贤那有辆小车的男朋友。

「听那声音好像在催促郎贤贤上车似的,难道那就是她男朋友的车?不过她

刚才应该在街上吧,那喇叭可能是其它车子的声音也不一定的!」

郭玄光握着郎贤贤的电话本,心里久久无法平静。这天晚上,他就这样拿着

这本子进入了梦乡。

梦里的郎贤贤显得格外地清晰,甚至好像是触手可及的样子,引得郭玄光好

像想伸手将郎贤贤抱在怀里。他大叫着:「贤贤、贤贤,我好喜欢你啊!」

突然之间,郭玄光只感到鼻子里满是幽香,怀里多了一副炽热的躯体紧贴着

自己。他热情地搂着,就好像把全世界都搂在了怀里一般;他使劲地搂着,生怕

怀里之人会马上跑了似的。

两人很快就吻在了一起,相拥着交换着彼此的情感。郭玄光从未有过如此强

烈的需要,他等不及,他全身赤裸地拥着怀里的人,他马上就想为自己无坚不摧

的利剑找到温柔的剑鞘。

就在郭玄光挺起腰部即将要入鞘的一刹那,他忽然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司徒

帼英。

「不……不……我不能这样的……不……」他吓得咆哮着想推开司徒帼英,

他完全不能接受用司徒帼英代替郎贤贤。

冠军网球内购破解版

神之大陆传奇版本

国战来了腾讯版

8828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