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救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梦想之都204-【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2:15 阅读: 来源:救险车厂家

Chapter 204 交易

在司徒帼英在地上喘气的同时,快速冲刺了一段的郭玄光也感到有些疲累,

就坐在床边边歇边想:「哎哟,早知道刚才就加把劲了。现在把司徒给干倒了,

憋着上哪儿去发泄,恐怕今晚还得靠……」他虽然坐了下来,但是那阳具正是踌

躇满志的时候,哪舍得马上缴枪。

不一会儿,地上的司徒帼英的呼吸声渐渐平复下来。她扭头看到那依然挺拔

的肉棒,一个翻身就跪在了郭玄光跟前,嘴巴贪婪地把肉棒吸了进去:「唔……

啧……吱、吱……」

郭玄光原本以为会就这样结束,现在在司徒帼英再次挑逗之下,肉棒变得更

加火热。司徒帼英对着那铁条一般的肉棒像是十分渴望,手口并用,像是爱不释

手的样子。

紧接着司徒帼英把郭玄光推倒在床上,自己骑在了郭玄光身上又用小穴套住

了阳具。她自己用双手按着乳房揉动起来,摇动着腰部好像骑马般夹着双腿呻吟

着:「嗯……嗯……好、太好了……小郭……」

郭玄光感到现在的司徒帼英比刚才还要投入,双腿一夹紧的时候让他的整根

阳具都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一般。那强烈的快感完全麻醉了郭玄光的神经,让他

的整个思绪都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之中:「唔……喔……司徒你太棒了……喔……」

司徒帼英时而剧烈地摇晃着腰,时而又用力地收缩着阴道前后磨蹭。这次轮

到郭玄光的低吟声跟着司徒帼英的节奏而来:「嗬……嗬……嗯……司徒……我、

嗯……」

郭玄光甚至感到自己的肉棒好像被司徒帼英玩弄于小穴之内,想要深一些就

深一些,想快一些就快一些。郭玄光完全失去了抽插的节奏,被司徒帼英忽快忽

慢时紧时松的摇动弄得浑身发软,犹如在云雾之中。

不过司徒帼英还没尽兴,很快就调转身体,背对着郭玄光坐在他的身上继续

用屁股牢牢地控制住他的肉棒。

此时的郭玄光好像犯人一般被牵着鼻子走,一点自由都没有。不过同时他又

感到无比的舒畅,好像想一直被牵着走的样子。

忽然间司徒帼英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大叫道:「小郭挺住、挺住啊……

等我……等我嘛……」一边喊一边像是要加速冲刺般猛烈地上下移动着臀部。郭

玄光也是大叫起来:「呃……来了、要来了……司徒……呃……啊……」

同一时间司徒帼英也停了下来,整个人伏在了郭玄光的胸膛上。此时一切的

话语都显得多余,只剩下两人浓重的喘息声,还有笼罩在四周的那浓浓的春意。

***

***

***

虽然有了一晚的温存,但是郭玄光变得又开始怕司徒帼英了,就连电话也不

敢接。因为自从那晚之后郭玄光就有些后悔,他心里把司徒帼英当作是朋友,并

没有想过会和她有那种关系。但是郭玄光感到司徒帼英对他的态度却起了变化,

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其实和司徒帼英激情过后的十多天,郭玄光都没有和司徒帼英联系。他原本

以为就让时间慢慢将这事冲淡就行了,毕竟那晚应该只是两人的一时冲动而已。

谁料两天前司徒帼英开始主动联系郭玄光,每天除了短讯电话也有好几个。

先不讨论司徒帼英能不能当女朋友,郭玄光心里其实压根儿就没有那感觉。

之前郭玄光也有和女孩子亲密接触,但是那些都是露水姻缘,双方都知道没什么

结果也不会纠缠。而司徒帼英好像跟定了郭玄光一般,弄得他浑身不自在,最后

他只能说是要准备考试攒学分,不方便谈其它事情推搪而去。

司徒帼英一直用电话和短讯和郭玄光沟通,还邀请郭玄光到她家吃饭。不过

郭玄光一直回避,似乎连见面也不愿意。如此又过了一周,这天司徒帼英实在按

耐不住,径自前往大学找郭玄光。

「你这是怎么回事呀,小郭?我知道你要考试,要忙着复习,但是吃饭你总

得去吃吧?那你陪我吃个饭还不行?」

「司徒……我……不是……我……哎,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

司徒帼英笑道:「说、说什么呀!你呀,什么也不用说,跟着我走就好了!」

说完她主动搂着郭玄光的胳膊就要往校外走。

这次郭玄光没有犹豫,马上挣脱司徒帼英的手道:「司徒,我……这样说吧,

你是我很好的朋友,懂吗?我把你当作是很好的朋友了,我希望你能明白!」

凝视着郭玄光坚定的眼神,司徒帼英的笑容好像僵住了,良久才慢慢地道:

「对、对、对极了,我们……当然是好……朋友,好朋友!」

郭玄光看到司徒帼英那别扭的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不过他知道自己对

司徒帼英没意思,他觉得还是要把事情说清楚好的。

司徒帼英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又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身边的人和声音

似乎和她不是处在同一个空间的。

司徒帼英不想记起刚才和郭玄光道别时的尴尬,不想记得那晚和郭玄光的缠

绵,不想回忆翡翠宫和天眼,更加不愿提起端木安和跳舞的事,甚至她想把自己

的记忆给清零。但是大脑不是电脑,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删除就能删除的。

自从知道经理被抓后,司徒帼英就没有再回去翡翠宫上班。之前的人和事似

乎都已经变得不可触及,而郭玄光的出现好像让司徒帼英觉得生活重现了生机。

但是此刻的她又再陷入了迷惘之中,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突然之间,司徒帼英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独处的空间里,好像梁山市任何的

东西都与自己无关。她开始发疯地在大脑里寻找生活的寄托,当警察、端木安、

陈社长、郭玄光等等都一一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可惜的是,司徒帼英想到的好像都已经离她而去。就在绝望之际,她忽然想

起了那个令她难堪了好几回的李傥,那个四里村的小混混。

「对,就是这家伙!我不能放过这家伙!都是他,害得连小郭也嫌弃我了,

我不能放过他的,不能放过他!」司徒帼英自言自语着,但是走路的节奏已经快

了起来,一双眼珠子也坚定地盯着前方,「那混蛋肯定也有什么违法之事,等我

找到蛛丝马迹一定要让他恶有恶报!」

锁定了目标之后,司徒帼英一刻也不想耽搁,马上盘算着该如何打探李傥的

事情。原本司徒帼英去过四里村,到村里再打听一下李傥的消息和确认一下他的

住处应该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不过看看天色已晚,司徒帼英想着去四里村碰碰

运气不如去李傥的老窝更好。

李傥的老窝自然就是那栋废弃的楼房,司徒帼英知道那是李傥和他的同伙常

去的地方,就算见不到李傥找到他的小弟也能知道李傥的情况。

一想起那弃置的楼房,司徒帼英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她自己也感到很奇怪这是什么感觉,说不上是愤怒还是兴奋,总之整个身体都感

到血液奔流,好像迫不及待地就要往那赶。

打开衣柜,司徒帼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件紧身的黑色皮衣。一来当然是为

了方便晚上活动,二来每一次穿上它司徒帼英都会有特别的感觉。当肌肤完美地

和衣服相贴的时候,衣服自然产生一种压迫感给皮肤,尤其是在臀部和胸部的位

置,让司徒帼英马上觉得人也兴奋起来精神焕发的样子。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废弃的楼房,但是司徒帼英仍然是感到十分紧张。那

是一种期待的紧张,是因为兴奋而产生。

这样漫无目的突然而至,司徒帼英心里清楚很大可能会白跑一趟。不过她渴

望着能碰上李傥,就算不是李傥,只要是碰上什么人也会让她觉得有种解脱。

进入了那个久违的闲置的楼区之后,灯光突然全都躲闪起来了,四周变得一

片漆黑。司徒帼英走得并不快,脚底下不时还因为和碎石摩擦发出「啯咯」的声

音,像是提醒着她要打起精神。

「呯嘭、呯嘭」,司徒帼英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觉得一颗心好像被

什么东西提着似的。直到隐约看到那栋漆黑一片的楼房后,她才觉得安稳一些。

其实司徒帼英不是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不知为何这次她就是有些神经兮兮的,

连手心都满是汗了。司徒帼英没作多想,马上通过手机屏幕微弱的光线摸黑上楼,

她要确定这栋楼里是真的没有人的。

虽然楼房的四周是一点光线都没有,四周还安静得让任何细微的声音都能被

放大,但司徒帼英这次十分谨慎,上下来回走了两趟确认了这里只有她自己一人。

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使司徒帼英其实不知道这楼房的底细,今晚她总算知道这

里总共有七层。不过除了三楼那是有布置过的,其它楼层就基本都是还没完工的

水泥钢筋而已。

心情紧张加上上上下下也走了好些楼梯,当司徒帼英再次回到底层的时候已

觉得浑身热气腾腾。她把紧身衣的拉链从颈部拉过了胸口的位置,一阵凉意涌进

前胸,自觉凉快了一些。

不过司徒帼英来着也是碰运气,此时可能时间尚早,四周是完全没有动静。

时间在分秒地流逝,司徒帼英蠢蠢欲动的心情并没有因此所平复。安静的环境让

往事在她的脑中变得分外清晰,尤其是在这小楼里的一切。

司徒帼英打开了电筒,照亮了依稀是上次她失禁的地方。看着看着,她的双

腿也不由得一抖,好像真的又有那感觉的样子。「不行……不行,为什么又想到

这些事了!」在自言自语中,司徒帼英慢慢地往上走去,结果在三楼那地方又停

了下来。

「李傥那混蛋,真的是气死人了!」想起被诬蔑成女飞贼的事,司徒帼英心

里就来气。她看着三楼里面还有一些玩SM的布置,恨不得要把东西砸了。

就在此时,远方的黑暗之中忽然有了一些声音。司徒帼英心里是又惊又喜,

再仔细一听,果然是有些东西在靠近。她赶紧轻轻往楼下走去,想下去一探究竟。

由于司徒帼英走得慢而且轻,当她走到二楼的时候已经听到好像有两个人接

近了这里。「怎么办,来得太快了,我要返回三楼吗?」

不过人来得比司徒帼英想象中快,犹豫之间人已经到了楼下。司徒帼英知道

已经再也无法上下楼层,仓促之间只好侧身躲在了二楼楼梯附近的一堵墙后面。

虽然心里非常兴奋,但是司徒帼英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连呼吸都是慢慢地

匀速进行。未几,来人的声音已经非常清晰。

「虫哥,今晚保管不会有什么差错的!那越南来的家伙之前不知道您的能耐,

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哼,我姑且相信你一次。如果不是急用,我还真不会冒这风险呢!这次还

有什么差错,你可别怪我翻脸喔!如果不是以前拿货的地方出了事,哪还有你耍

花样的机会!」

「是是是,虫哥说的是。不过我也是被蒙了的,你知道就算给个天我当胆儿

我也不敢欺瞒你的!」

「待会儿你跟他们要货,拿到手后走回我跟前再验货,懂吗?」

「是是是,我明白了!」

司徒帼英肯定来人之中就有李傥,她兴奋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双手还把拳

头紧紧握住。而另外的「虫哥」就显得有些古怪,明明是凶狠的话语,但是听起

来则是温柔得很,好像一点都没有恶意。

等到李傥两人上了三楼以后,一盏显得昏暗的黄灯就亮了,灯光还会有节奏

的闪烁。司徒帼英没有跟着上去,一来怕被发现,二来她从李傥二人的对话猜到

肯定还会有人来的。于是她就静静地待在二楼,兴奋的心情让她感到全身的毛孔

都在扩张,双手不断搓着拳头,手掌心也渗出汗来。

不一会儿,果然又有两人接近。不过来人没有说话,似乎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等到司徒帼英确认后来的人也上了三楼,她反而犹豫起来了:「我到底应不应该

上去呢?现在这里完全听不到他们上边的对话啊,就算有什么重要消息也不知道

的!」

司徒帼英想了想,自己是孤身一人,上面是四个大男人,怎么算好像对自己

都是不利的。她确定李傥是容易对付的,但是就算另外三人再不禁打,如果一起

上自己是很难应付的。最后司徒帼英决定等待,她不愿像上次那样太过冒进,准

备等搞清楚这几人在干些什么后再伺机而动。

这次似乎运气在司徒帼英这边,不久后三楼就隐约传来吆喝的声音,甚至还

有摔倒的声音。接着就有脚步声接近了楼梯,司徒帼英不禁闪了半个身子出来看

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只见后面来的两人跑着冲下了楼梯,两人各自提着不知是什么东西。当他们

跑到还差两三级楼梯到二楼的时候就停住了,一束白光照住了他们的背影,同时

三楼那里传来了声音。

「站住,你们两个还想试试我的实力对吧!想骗人也要查查清楚对方是什么

人啊,在我老虫面前玩这一手可不怎么高明啊。现在怎么不跑了呢?不敢赌吗?

如果我手上的枪是真的,那你们就要尝尝子弹的滋味咯。」

司徒帼英此时正在跑下楼梯那两人的另一端,而老虫的声音似乎就在她头上

所发。虽然看不见,但是司徒帼英估计那老虫现在应该是站在三楼楼梯口拿着枪

对着那两人。不过那老虫的语调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根本听不出是威胁的口吻。

可能也是因为这样,二楼的两人抬头看了看老虫,又对望了一下,突然转身

就想继续冲下楼去。「哟,别跑那么快啊!」只听见老虫依然温柔地说着,但是

一句话没有说完已经有了「嘭」地一声闷响。

那逃跑的两人还没开始跑到通往一楼的楼梯,其中一人的肩膀就有血滴飞溅

出来。接着中枪那人手里的东西就掉了下来,人也失去了平衡,直接滚下了楼梯。

「什么?真的有枪?」司徒帼英与那两人距离不远,在白光的照射下清楚地

看到了那人中枪的情况,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办?看来我又一次低估了

李傥这家伙。他居然认识有枪的人,我可没把握能对付得了啊!」

在近距离下看到这血腥的画面,司徒帼英不禁感到双腿也有些发软。她也不

知道该逃还是该怎样,只好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待在那里。

紧接着楼下传来「噼啪」一声,然后就是急促的跑步声。听起来中枪那人也

甚是强悍,滚下楼梯后就继续逃跑。这时老虫也追了下来,还大叫着:「喂,别

跑那么快,等等我啊!」,接着也冲到了楼下尾随而去。

司徒帼英暗自偷笑:「没听见过追赶别人还这么说话的,这虫哥可真是搞笑!」

就在这时,借着一点点灯光,她看到了一个天神般的高大身影,整个人都被震慑

住了,「这……这难道就是……那人……幸亏我刚才……太可怕了……」

霸业三国单机版

裁决王座gm版

冒险之旅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