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救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校园怪谈之降头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2:18 阅读: 来源:救险车厂家

旅游很容易遭遇降头

降头:飞头降

下降地点:马来西亚

下降过程:

今年的十一黄金周长假,我跟朋友去马来西亚旅游,没想到,我们居然在那里遇上了一件奇事。

那是一间小村落,我们暂时就住在那里休息。晚上的时候我们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新闻!

那是一具干尸,一具真正的干尸,但却不是死亡很久的干尸,而是昨天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的邻居!

当我和朋友看到那个死者时,心中一顿,难过是不用说的了。但我们很好奇,也很害怕,为什么他会在短短一个晚上就变成了干尸呢?我们问投宿那家的老婆婆,但婆婆却摇了摇头,叫我们不要出声。

“还有没有其他伤亡?”婆婆问村长。

村长点了点头,“还有一只狗和三只猫,那边的一群鸡也都死于非命!”

我和朋友听了村长的报告后,都心想,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落村,平常很少有外人来,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怎么会突然发生这么离奇的命案呢?而且不但有死人,还有死狗死猫和死鸡,更巧合的是,这些死掉的人和动物,全都变成了干尸,身上连一滴血都挤不出来!

“唉!冤孽……”婆婆叹了一声。

我和朋友都不明白婆婆口中的“冤孽”是什么意思。

又在婆婆家打扰了三天,我和朋友就告辞了。

开车走到半路上,朋友突然提议说偷偷回那个村庄调查“干尸事件”,我本想阻止他,无奈他已经以飞快的速度往回飙去。

可惜点背得很,晚上的时候,我们迷路了,这山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只好就在车子里睡上一觉,等到明天早上再起来想办法了。

“叩。”三更半夜,谁在敲门哪!睡眼惺忪的我,翻了个身,又继续打呼。

“叩叩……”谁家小孩这么没教养,三更半夜乱敲门?

我火大地睁开眼,身后转来的叩叩声实在让我很生气,我看着熟睡如猪的朋友,这才想到,我现在人在车里,哪来的敲门声哪?于是,我转过头去看!

“哇……”我发出了从有人类以来,最凄厉的尖叫声!!

“什么事?”被我吓醒的朋友连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睡眼。

“哇……”

接着,他也发出跟我一样凄厉的尖叫声,回荡在车里,好不吓人。早知道我就不回头了!我尖叫到声音都哑了,但我还是不住地颤抖着,害怕到了极点!

你有没有见过一颗人头就离你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就算有,那你有没有见过那颗人头居然对你笑着,还笑得十分狰狞?而且还是,好像看到食物般地高兴?没错!此刻就有一颗人头正在“敲”我们的车窗。

“呜。”我哭都哭不出声音来了!

怎么一回事啊?朋友瞪大了眼,伸手猛抓着我的衣袖,然后伸手指着那颗人头,道:“你看,你看,那是什么?是心脏啊!”

又是一阵很惨很惨的凄厉声,要是我能转头,我一定可以看到朋友如同死人般的脸,但我因为过于惊吓和脖子太过僵硬而没办法转过头去。我的眼,看见了一串一串令我差点没吐出来的东西。

那颗头,那颗头太可怕了!你知道吗?那颗头除了头是悬空的之外,更可怕的是头下面还连着一颗心,一个肝,一个胃,还有一堆还在蠕动的肠子!血淋淋的,每次当那颗头在我们车窗敲击时,车窗上就会发出“啪滋啪滋”之声。然后,一摊红得发黑的血就留在我们的车窗上!

“恶……”受不了的我,立刻就在车内吐了起来!天哪!这是什么妖怪啊?

“呜……”我和朋友都发出了绝望的哀嚎声。我想,我们会死在这里!不过,有时候太过于刺激,很容易昏倒。我和朋友就是属于这一型的!

刺眼的阳光唤醒了我们。我先睁开了双眼,伸手抚着僵硬的脖子,还不忘先转头看看朋友。

朋友的脸,比医院的墙还白!但他还有呼吸,不然我还真以为他被吓死了!我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我心想着。

可是,当我转头过去看车窗时,要不是动作快,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我想,我大概已经尖叫了吧!

妈呀!真的耶!昨天晚上居然真的有颗人头在我们车窗前敲呀敲的!不是在做梦吧!车窗上还是血淋淋的一片,十分怵目惊心!我连忙摇醒了朋友。好不容易,我才和朋友绕回了原来的小村落。

才一到村落,我们的车,立刻就引来了一大群人,围着我们在那边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回上海了吗?”村长的脸色很难看,也很凝重。

于是,我便和村长说了一切。

村长听完后,便叹了一声,“唉!你们也太好奇了,幸好你们逃过一劫,要不然的话……唉!”村长又叹了一声,伸手屈指算了算,“快四十天了。”

快四十天?什么意思啊?我和朋友对看了一眼。

村长看了看我们,道:“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吧!”

二十年前,这个村落的村长并不是现任的村长,而是一名慈祥又善良的老人。

由于老村长的领导能力十分好,所以村内不管有什么大小事,都会请老村长来评断。

老村长有一个独生子,叫做白笙,白笙自小就很聪明,也很独立,他跟着村里面的一位耆老学习降头术,常替村里的人消灾解厄,因此,村里的人也都很敬重他们父子俩。

不过,有一天,惨剧却发生了。那是一个十分炎热的下午,热到让人都只想躺在那里休息的地步。一直都很安静的村落,此时更显得安静无声,带着一点一点的紧张气氛,随着太阳逐渐西落而展开一件十分悲惨的剧目。

太阳下山了,所有人当然也就打算要回家了。只是,当白笙一踏进家门时,他却发现客厅里竟是一摊又一摊的血。那种红色,很是怵目惊心,也很让人作呕!

当时的白笙,真是惊呆了!他又喊又叫,慌慌张张地往房里头冲去,但才一开了房门,却赫然见到父亲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居然是分开的!父亲的肠子流了一地,红色的肠子更叫他一生都没办法忘记!然后,他一转头,又见到了母亲的尸身。

母亲的尸身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而母亲原本美丽的脸上,则是一副十分惊恐的样子,她的双眼睁得老大,嘴也张得巨大。当白笙靠近了母亲的尸身时,他这才发现母亲嘴里的舌头已不知到了那去。

怎么会这样?http://book.guihun.net

白笙又惊又恐,害怕又愤怒的心情,让他狂吼狂叫地冲出了这个被血染红的家

后来,凶手找到了!就是那位教白笙降头术的耆老。

他说因为他要练一种十分诡秘的降头,而需要一位妇人的舌头和一位老人的鲜血。所以他选择杀了村长和村长夫人!

白笙很痛苦,他发誓,他会杀掉那位耆老的所有亲人,一个都不留!有一段时间他不吃不喝不睡,整个人晃晃忽忽的,过了一个月,他人就忽然不见了。

一直到最近,在村里突然发生了人畜惨死又被吸血的事件,村长这才想到了当时白笙所发的重誓!

“是这样啊!”白笙也够可怜的,我心想。

“可是,你怎么能断定是他呢?”朋友问。

“你听过飞头降吗?”村长说。

我和朋友都摇了摇头。

村长叹了一声,跟我们说:“所谓的‘飞降头’是一种杀人又伤自己的降头,像是泰国或是我们马来西亚的降头师,若是没跟人结下什么血海深仇的话,是不可能有人会去练的!这种降头共有七层,一层就要练上七天,一直到七七四十九天后,才会大功告成!而且在最后的七天之内,练飞头降的降头师还得去找孕妇吸血,一直吸到第七天为止,这才算大功告成!大功告成之后,他的头若是要飞行,就不用再连着一串一串的内脏,而可以自如地飞来飞去吸人血!”

“什么?”我和朋友都张大了嘴,头一次听见这么骇人的降头术!

村长笑了笑,“别不相信,这可是真的!你们昨天晚上应该也看见了吧!”

我和朋友脸色十分苍白,一块儿点了点头。

“为了防止白笙再继续害人,我们连手找了他好久,但到目前为止,却还是不知道他在那里修炼!”村长神色凝重。

我听了便问道:“找到他之后呢?”

村长看了我一眼,“杀!”

“杀?”我眨了眨眼,“一定要杀掉他吗?”

村长点点头,“若是不杀掉他的话,会有更多人死在他手上!”

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我们便在村里住了下来,一直等到白笙被人发现,活活打死后,村长这才亲自将我们送到机场去。

临走前,我还是问了村长一句:“这么可怕的降头,为什么还有人练呢?血海深仇真是这么不报不可吗?”

村长拍了拍我的肩,道:“小伙子,你没碰到家破人亡的惨剧,更没有明明知道仇人是谁,却束手无策的无奈感。虽然白笙死了,但我们还是决定好好将他安葬!”

我点了点头,心中的感慨好深好深。挥了挥手,我们搭上了飞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